筆趣閣 > 戰氣凌霄 > 第5263章 死里逃生

第5263章 死里逃生

作者:戰氣凌霄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天羽越聽越覺得不對勁,怎么天皇印靈和定海神鐵兩個像是在交代后事一般,難不成,憑他們的力量也抵擋不住這天神冤魂不成?“主人恐怕不知道這天神冤魂有多強大!簡單的說,它已經從一縷執念進化成一個完整的冤魂!這樣的冤魂力量有多強大,主人應該清楚!別說單純的靠力量,哪怕主人的

    度人經恐怕也對其無用!要想要徹底將其誅殺,恐怕只有到天界請佛陀天神來!”天皇印靈凝聲道。陸天羽聽的目瞪口呆,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什么之前逃走的那個天神這么多年都沒有回來取走天帝令,原來不是因為他無法下到修羅大陸,而是因為他對付不了這天神冤

    魂!

    執念化成的冤魂,在這種異常的空間里,他的力量不僅超越陸天羽他們,甚至連天界大部分天神都對其束手無策,若是想徹底將其擊殺,唯有請佛陀帝尊前來。

    然而,現在陸天羽上哪兒去請佛陀帝尊?

    況且,他認識佛陀帝尊,佛陀帝尊卻不認識他!

    “憑我的力量能抵擋住這天神冤魂的一擊,為主人你們爭取時間。”天皇印靈淡淡說了一句。

    陸天羽臉色一變,隨后默默點頭,“我明白了!”

    話畢,他扭頭看向百花公主道:“宮主,我要求你一件事。”“你想干什么?”百花公主似乎有些明白陸天羽的意思,陸天羽沒說話,只是使了個眼色,而后猛地出手,將昆侖和樓蘭女王打暈,接著,他將兩人交到百花公主的手上道

    :“從這里出去后,我就會打開九門域界,送你們進去之后我會讓黑袍使者把你們送到安全的地方。”

    “那你呢?”黑熊王問道。

    “我不可能丟下天皇印靈不管。”陸天羽淡淡說道。

    “我們和你一起。”黑熊王、空虛公子他們說道。

    陸天羽搖頭:“不需要,這里的事和你們無關,你們沒必要和我一起留下,況且,百花公主和昆侖還需要你們保護……”

    “可是……”黑熊王他們還想說什么,陸天羽擺手打斷他們的話道:“多余的話不要再說,我一個人留下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你們一起留下的話,會成為我的累贅。”

    這話說的頗為不客氣,但黑熊王他們都知道陸天羽的心意,并沒有生氣,只是重重嘆了口氣。

    這時,天皇印靈的聲音傳來:“他的力量又要來了,主人,做好準備!”

    “好……神鐵,你也去幫忙,分擔一些力量。”陸天羽吩咐道。

    定海神鐵當即飛身上前。

    陸天羽則帶著百花公主他們頭也不會的往山洞外跑去。

    在他們剛跑出幾步后,身后便傳來一股勁風,將他們狠狠的打在地上。

    下意識回頭看去,就見天皇印和定海神鐵皆掉在地上,暗淡無光。

    陸天羽知道,這一擊已經讓他們受創,他們堅持不了多久。

    當即,他咬了咬牙,帶著百花公主他們拼命往外跑去。

    跑到洞口外的一霎那,他便聯系黑袍使者打開九門域界之門,把百花公主幾人送了進去。

    “陸小友……”百花公主他們本想拉陸天羽一起的,但陸天羽沒有理會,而后直接就關閉了九門域界的通道之門。

    接著,他沒有任何猶豫停留,轉身就往山洞內跑去。

    就在他跑到山洞的時候,那怪臉的力量再次打到了定海神鐵和天皇印的身上。

    天皇印直接“咣當”一聲,掉在地上,紅光也徹底消散。

    定海神鐵雖然還漂浮在虛空,但原本筆直的器身已經彎曲,顯然也已經受傷。

    陸天羽心中一痛,連忙上前將它們撿起來。

    “主人,你怎么回來了?”定海神鐵問道。

    “我不會丟下你們兩個的。”陸天羽回應一句。

    這時,怪臉再次打出紅光,陸天羽一擊,口中默念,“護體神獸!”

    “吼!”

    “吟!”

    四神獸齊齊出現,替他擋下了這一擊。

    但縱然如此,他也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重傷以顯。

    四神獸只能保他不死,而不能保證他不受傷,且,四神獸只能保護他一次,也就是說,如果那天神冤魂再打出一擊的話他必死無疑。

    “看來,我這次真的要命喪于此了。”陸天羽心里很清楚,自己雖然已經失去了力量,但那天神冤魂沒有,最起碼,殺自己的力量還是有的。

    而天皇印已經無力抵抗,定海神鐵亦是如此,至于他自己更是無需多言,想反抗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他眼下能做的,只有待在這里,等著那最后一擊。

    這一擊來的沒有太晚,幾乎就在四神獸回到他身體的時候,怪臉的眼中又射出了兩道紅光。

    紅光宛如利劍,勢如破竹,直沖陸天羽而來。

    “死吧!”似乎是知道陸天羽必死無疑,天神冤魂顯得很是得意,仰天大笑起來:“敢搶我天帝令者,都要死,都要死!”

    “死就死吧!能以圣者修士的身份,死在實力如此強大的天界天神手上也值了。”事到如今,陸天羽的心反而平靜下來,緩緩的閉上眼,等著死亡的來臨。

    卻不想,一陣轟然力量過后,想象中的毀滅力量并沒有傳來,反而被一股讓人舒服的氣息包裹著,如沐春風一般。

    他下意識睜眼看去,就見一枚小小的令牌擋在自己面前,接下了天神冤魂打來的兩道紅光。

    天帝令!

    它居然自主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難道,它的器靈蘇醒了?

    想到此,陸天羽連忙問道:“天帝令器靈嗎?”

    “不錯,你能活到現在,的確是個奇跡,怪不得定海神鐵和天皇印會認你為主。”一個略顯稚嫩,但語氣沉穩的聲音響起。

    赫然是天帝令器靈的聲音。

    陸天羽神色一喜,道:“你知道天皇印和定海神鐵認我為主的事?那你能幫它們恢復嗎?”

    “我雖然在沉睡,但能聽到它們呼喚,也感受的出來它們和你的關系……至于幫它們恢復,等我們離開這里后再說吧!”天帝令器靈說道。

    “你能斬殺這天神冤魂?”陸天羽問道。

    “我不能,我只能帶你離開這里!”天帝令器靈說了一句,而后猛地射出一道五彩光芒,朝著那天神怨靈狠狠打去。

    天神冤魂似乎知道這五彩光芒的厲害,下意識躲避。

    “就是現在,快走!”天帝令提醒了一句,陸天羽連忙轉身就逃。。

    他幾乎把閃行神通施展到了極限,很快就竄出了天神冤魂所在的空間。

    而就在他掏出空間的同時,身后傳來一陣陣的怒吼和一道道猶如實質的殺氣。

    陸天羽知道,自己已經徹底惹怒了他,于是拼命往前跑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擋住了去路。

    看到這身影,陸天羽臉色一苦,居然是那封印出來的不知名怪人,沒想到他居然還在這里等自己。

    看到陸天羽,怪人顯得很得意,“哼,好不容易碰上的食物,我豈能讓你逃走?小子,老老實實的做我的食物,我可以讓你少受些罪。”

    “怎么辦,你有辦法對付他嗎?”陸天羽苦著臉問道。。

    “有,你只管往前走!”天帝令淡淡回了一句,陸天羽瞬間心里有底,腳步不停迎著怪人而去。

    怪人看到陸天羽的動作臉上頓時浮現出喜色。

    在他看來,陸天羽就是一盤移動的美食,正向著他嘴里跑來。

    “來吧,來吧!讓我嘗嘗你這不是天神,卻不弱于天神的神人的滋味。”他舔著舌頭,滿臉期待和貪婪。

    然而,就在陸天羽快要接近他的時候,突然,五彩神光再次閃行,直接找到他的臉上,他頓時像被火燒了似的,兩只手捂著面門慘叫起來。

    “你你你,你居然把天帝令帶出來了?!該死的,該死的!啊,我好痛苦,好痛苦啊!”他口中咒罵著、慘叫著,看起來頗為可憐。

    但陸天羽卻生不出絲毫同情,甚至腳步都沒停頓一下,直接往洞外跑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是覺得危險消失后才徹底停下來,而此時的他已經站在一處完全陌生的空間里。

    正當他打量著四周的時候,一道警惕聲想起:“什么人?”

    這聲音有些熟悉……

    “風伯?”陸天羽瞬間想起來了,這似乎是風伯的聲音。

    “你是陸前輩?”風伯也聽出了陸天羽的聲音。

    陸天羽聽這聲音似乎不遠,便循聲走了過去。

    ……

    與此同時,九門域界空間里。

    樓蘭女王和昆侖已經悠悠轉醒,往四周看了一眼后,兩人先是一愣,隨后想起什么,齊齊問道:“天羽呢?”

    “主人呢?”

    黑熊王和百花公主幾人都沒有說話,神色凄楚。

    無天則是道:“主人還留在廣寒洞!他打暈了你們……”

    “什么?主人還在廣寒洞?”昆侖錯愕。

    “我要去找他!”樓蘭女王起身就走。

    百花公主連忙攔住她道:“沒用的,我們已經進不去廣寒洞了。”

    “為什么?”樓蘭女王問道。。“那里的空間已經崩了。”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