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極品女老師 > 第七千八百一十九章 技高一籌

第七千八百一十九章 技高一籌

作者:膚淺失眠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哦?想著別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什么事情會讓云公子臉色變得這么難看?”我再次詫異的看了面前的云青松一眼詢問道。

    云青松還沒有回答呢,旁邊的姜承裕倒是率先開口道:“張少,請問你再次回來,是要給我們帶來好消息嗎?”

    “噢!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找到了我的手機,當然這只是對我的好消息,對二位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我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開口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遺憾。”姜承裕聳了聳肩帶著無奈的語氣開口道。

    “沒什么別的事情,我就離開了,二位,下次見。”我沖著面前的兩人笑了笑,隨后便拿著手機再次離開了包廂。  而此時的云青松則是臉色差到了極點,自從看到我進入包廂那一刻,云青松就一直是這樣的一個表情,而我從沙發縫里掏出了手機,這更是讓云青松感覺到了世界末

    日一般。  此時的云青松神情慌張,明顯是在思考著什么事情,而姜承裕則是不慌不忙的翹起了二郎腿,轉過頭看了云青松一眼,這才沖著云青松開口道:“青松,你這么緊張干

    什么?”

    云青松這才反應了過來,吞了吞口水沖著姜承裕說道:“這個張成,他……怕是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

    “那又怎么樣?”姜承裕明顯不擔心,看著云青松反問道。  云青松先是一愣,隨后便是頗為驚愕的沖著姜承裕說道:“怎么樣?你說怎么樣?你的身份要是被張成得知的話,這個家伙會做出什么事情來?如果他將這件事情告訴

    給楊征的話,恐怕你我都會立馬被人抓住然后永遠也別想出來了!不行!我得立馬訂機票離開京城!我不能冒這個險!”

    云青松知道自己現在走人肯定是要出大問題的,但是云青松覺得自己管不了那么多了,云青松現在必須得走,否則的話自己留在這里不是等著被人請喝茶的節奏?  云青松承認自己心虛了,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云青松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要怎樣才能夠做到不心虛,所以云青松覺得自己還是先執行最保險的方式,也沒有去計較

    后果什么的。

    但是姜承裕卻擺了擺手攔住了云青松,開口道:“青松,你不要這么緊張,現在好像并沒有發生什么事情。”

    “還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剛才張成如果在門外偷聽的話,那么我們的對話全被這個家伙給聽走了!”云青松趕緊沖著姜承裕開口道。

    “張成并沒有在門外偷聽。”姜承裕回答道。“這一點我還是能夠保證的,這個家伙的確是先離開了一段時間,再回來的。”

    云青松不由得愣了愣,不過仔細想想姜承裕所說的話還是有道理的。  如果我真的一直趴在門外偷聽的話,姜承裕肯定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畢竟我剛才在開門之前姜承裕就已經聽到了動靜,并且立馬讓小喬躲進棋牌室,這就代表著姜承

    裕所說得并沒有錯,我之前沒有趴在門外偷聽。  不過這并不是云青松感覺到慶幸的理由,反而云青松更加皺起了眉頭,沖著姜承裕開口道:“那么那個家伙的手機呢?總不能真的是張成遺留在了沙發縫里吧?如果不是的話,那是不是就代表著這個家伙是故意留下來的?如果他開了錄音功能呢?不不不!若是這個手機是張成故意留下來的,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開了錄音功能!

    如果他將我們剛才的對話送到楊征手里,那么我們就完了!全完了!”

    云青松越說臉色越是難看蒼白,就像是看到了他們自己的末日一般。

    不過云青松依然發現旁邊的姜承裕一點著急的樣子都沒有,這讓云青松感覺到有些疑惑。  在云青松看來,現在最應該著急的人就是姜承裕才對,因為姜承裕的身份很有可能會暴露出去,姜承裕的身份一旦暴露,那么迎接姜承裕的到底有著怎樣的下場恐怕

    連姜承裕自己都想象不到。

    然而現在的姜承裕的確是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看起來毫不在意,這讓云青松再次皺了皺眉頭,看著姜承裕開口道:“你好像一點都不著急?”

    “我為什么要著急?”姜承裕轉過頭看了云青松一眼笑呵呵的開口道。“青松,我說過是你緊張過頭了,我根本就不擔心這種情況發生。”

    “為什么?”云青松帶著疑惑的語氣詢問道。  “因為一來張成沒有能夠在門外趴著偷聽,如果他這樣做的話我第一時間會發現,根本就不會有著接下來我們之間的對話了。第二……張成就算是將手機留在了這個地方開啟了錄音功能又怎么樣?難道你忘記了我的習慣?我無論走到哪里,我都會事先將那個地方布置一番,所以我所在的每個地方都會存在著反監聽設備,張成留下的手

    機毫無用處,他能夠得到的不過只是一段干擾的雜音罷了。”姜承裕笑呵呵的開口道。

    聽到姜承裕的話,云青松還有些不敢確定的開口道:“這真的靠譜嗎?”

    “你覺得呢?”姜承裕反問道。“如果我連這點警惕性都沒有的話,這么多年我恐怕早就被人給抓出來了,你信不過別人還信不過我?”

    看著姜承裕如此自信的樣子,云青松一想也對,姜承裕自己都有著如此的自信,那么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這么想著呢,云青松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道:“這個張成還真是一個詭計多端的人!還好你技高一籌!不過……這個張成既然將手機留在這里,肯定是代表

    著他開始懷疑你的身份了!”  “既然我想要露面,那就得承擔著這樣的一個風險,所以這樣的一個結果我早就想到了,雖然來得有些快,不過還在我的掌握之中。”姜承裕瞇著眼緩緩開口道,此時的姜承裕神情玩味兒,沒有人知道姜承裕此時心里在想些什么。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