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八零新貴 > 第182章 神秘的鴻羽

第182章 神秘的鴻羽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國慶長假在眾人的期盼中到來了。

    在各自奔向“自由”的前夜,604宿舍的姐妹們相約一起來到了“鴻羽”。

    “聽說了很久很久,今天,我覃落終于來了!”

    “真有那么出名嗎?”嚴菲左右看了眼,一座普普通通的四合院,簡樸的匾額,蒼勁有力的草書,隱隱能看出‘鴻羽’二字。

    來京都也有些日子了,但是關于‘鴻羽’嚴菲還真一點兒都不知道,更別說了解他們的經營范圍了。愈是一無所知,就愈是好奇難耐。這家店,不管是經營什么的,至少已經成功抓住了消費者的獵奇心理。

    “我也聽過,在京都僅此一家,江州有一家,據說廈門也有一家。口碑還是相當好的,慕名前來的富家小姐還是特別多的。”胡建美雙眼冒光。

    葉語小腰一扭,率先走上臺階,白玉似的蘭花指尖多出來了一張銀色的卡片,暗紋縱橫,顯得神秘異常,只見她往木門縫里輕輕一刷,門開了。

    嚴菲見此一驚!也不見什么高科技系統,這卡片往門縫里刷,鬧得什么鬼?莫非這就是門禁卡的前身?

    “咯吱”略顯沉重的木門從內被人拉開,一個身著白紗長裙的女孩,出現在幾人面前。

    葉語小手一揮,把手中的卡片低了上去,見對方點點頭,這才對著身后的女孩們招呼道:“走吧!我們進去。”。

    胡建美像一只興奮的小鳥,快速跟了上去,覃落快步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

    從敞開的門縫里,嚴菲往院內狠瞄了幾眼,一堵墻上畫了一幅山水畫,墻下立著一座三人高的假山,潺潺水流從高處“嘩啦啦”往一口大缸里趟,幾株綠翠點綴,意境悠遠。拋開心里的疑惑,她正欲跟上,就聽到門口的侍女說:“姑娘,店里規矩,銀卡只能帶一位。”

    “一位?”葉語聞聲色變,心里暗罵:別鬧,好吧!姐們兒可是有四位呢!你這‘一位’讓姐妹們怎么看我?……她雖心里有一萬頭羊駝,但是面上還是帶著笑意,小聲說道:“通融通融唄!”

    “不行的。您也知道,鴻羽只接待VIP客戶的。”侍女陪笑拒絕道。

    這下真尷尬了!葉語為難的站在臺階上,看看身邊的姑娘們,又看看攔著不讓進的侍女。

    “你等我,我打個電話!”葉語一咬牙,撥出了一串號碼。

    胡建美和覃落就像是爽打的茄子般從臺階上走下來,站到嚴菲身邊。

    “嘀嘀”汽笛聲從巷子口傳來,三人不約而同的望去。

    只見一輛紅色的跑車停在了胡同口,從車上走下來一位中年女子。只見她撐起一把油紙傘,腳蹬一雙紅色高跟鞋,青花瓷圖案制成的旗袍,婀娜多姿,韻味十足。

    女子盈盈走來,像詩人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中走出來的人,一顰一笑都帶著三十歲少婦特有的魅力。

    “鴻羽這是想錢想瘋了嗎?小孩子的錢都想賺呢?”女子邁步踏上臺階,對著白衣女子說道。

    “秦姐姐那里的話。是葉家姑娘帶過來的,只是……您也知道,店里規矩,銀卡不讓帶太多人進來。”白衣侍女笑意盈盈,態度恭敬。

    “哦,是嗎?”女子嘴角噙笑,回頭一望,看了看胡建美等人,繼續說道:“鴻羽確實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不過,我這卡好像能帶幾個,你讓她們進來吧!”

    “秦姐,這……”白衣侍女略顯為難。

    “怎么?莫不是我這卡沒這特權?”被白衣侍女稱為秦姐的女子停下腳步,掏出一張黑色的卡。

    “不不不,秦姐說笑了,您是我們的高級會員,當然可以,我這就去招待她們。”白衣侍女話音一落,又一個與她同款服飾的女孩出現,接過秦姐手中的包,往店內迎接。

    白衣侍女快步來到臺階上,向嚴菲等人招了招手,說道:“你們進來吧!剛才進去的秦姐帶你們。”

    聞言,正在通話的葉語,給電話那邊說了幾句后掛斷了。她來到嚴菲等人的旁邊,望了望鴻羽的大門,說道:“那我們先進去再說吧!”

    鴻羽的裝修很是古樸,幾人隨著侍女向里走去,猶如進了蘇州園林,鳥語花香。她們被眼前的景色驚艷到了,小嘴半張著閉不上。

    “看著不大的院子,其實是個四進的院落,我們現在待的地方是前院,招待一些普通會員用的,再往里進,是后院,我們要去的地方,后院還通往一個院子,是金卡會員的休息區,在里面還有黑卡客戶。”葉語邊走邊向她們介紹鴻羽內部構造。

    “黑卡客戶的消費標準需要多大金額?”嚴菲對此很好奇,她也算是一個生意人了,對于所有賺錢的行業,她都想了解一下。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像我這種銀卡客戶,每年的最低消費金額也得是100萬,前院我知道是10萬到99萬,聽我表姐說,金卡客戶的最低消費是500萬,我想黑卡客戶怎么也得上千萬了。”葉語解釋道。

    “哇~有錢人的世界,我們真的不懂啊!”覃落砸咂舌,直搖頭。

    “為了結識某些權貴,有很多人會擠破腦袋給鴻羽投錢的。”嚴菲瞇了瞇眼,看了眼被兩名穿著干練的女子把守的弓形門,一輪彎月形的燈光灑落,門被這銀色的光束圍繞。

    邁過門檻,就像是進了另一個世界,花團錦簇,蝴蝶翻飛,三三兩兩的侍女們,身著翠綠的宮廷裝,端著精巧的食盤小步走著,鵝卵石鋪就的拱橋,金魚游動的小溪,雕梁畫柱圍繞的門廳前,跪著幾名侍女。

    “我訂的是紅樓閣。”葉語手指著一間房,小聲地給身邊的女孩們介紹道:“這里總共五間房,都是要提前一個月預約的,我這間原本是我媽媽約的,我死纏爛打要過來了。”

    “老大威武!”胡建美湊過去,拽著葉語的胳膊蹭了蹭頭。

    “來這里,主要是干嘛呢?吃飯?”嚴菲好奇地問道。

    “吃飯?有飯。”葉語掩唇輕笑。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