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52章 就想要跑了?

第352章 就想要跑了?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狹小的面館之內,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只有連續不斷的電話鈴聲響成一片。

    這電話,只要是畢天、李瑤還有四大掌門的電話在響。

    自從他們發布了關于張易的帖子和開了直播之后,他們的電話就沒響停過。

    不少神通廣大的網友們,還有一些意圖不軌的勢力,已經輕易人肉到了他們的信息和聯系方式。

    于是從剛才起,他們就接到了瘋狂打進來的電話。

    這些電話內容,無非都是對他們進行辱罵、恐嚇和人身威脅的。

    甚至,有電話已經說龍門派出了龍門圣使已經在來的路上,要滅發帖子的人滿門。

    而東部聯盟也給了四大掌門電話,也是說辦不好事就要滅他們滿門。

    這一下,無論是畢天、李瑤還是四大掌門,個個面如死灰。

    他們知道,這一次真的要完蛋了。

    他們真的覺得自己無比冤枉啊!堂堂張家少主、無雙強者,這種級別的大人物怎么會跑到了遼富市里頭的一家小面館之中,還正好被自己等人撞到而將其得罪。

    這簡直是天大的冤枉!

    這種級別的大人物難道不該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以至于自己這幫小角色一輩子都難以見到一面的嗎?

    這他娘的偏偏自己等人就遇到了,還直接往槍口上撞自己找死。

    這特碼的叫什么事啊!

    “噗通!”

    成泰毫不猶豫,又跪下了。

    “噗通!噗通!”

    畢天和李瑤也無力地跪下了。

    “噗通!噗通!噗通!”

    三名掌門急忙跪下了。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圍觀的路人和所有無影宗弟子都跪下了。

    所有人,都在這個時候給張易跪下了。

    開玩笑,這里頭坐著的,可是貨真價實的張易。

    惹到了張易,試問這世間誰能罩得住你?連天下最強的龍門都被張易打慫了!

    無論你搬出多大的后臺,有多大的靠山,在張易這種煞星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即便沒有惹過張易的人,此時也不敢站著。

    張易的兇名太過恐怖,要是現在站著萬一被張易認為是對其不敬,那豈不是要完蛋?

    “張……張公子。”

    成泰跪在地上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我們要怎樣做才能讓您滿意,您盡管給句話,我們一定照辦!”

    其余的華一青、莫風和賀剛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成泰的話。

    剛才他們都接到了來自東部聯盟總部的電話,東部聯盟的大佬已經發話了,哪怕要他們四個自殺謝罪,也一定要讓張易滿意。

    否則,東部聯盟將會血洗四大門派,滅他們四個滿門。

    四大掌門也都已經意識到,他們這一次,真的是惹到了他們惹不起的人物。

    此時,他們除了低頭認命之外,已經不敢有任何抱怨了。

    而另一邊的畢天和李瑤二人,他們此時哪里還有剛才那種囂張得意的樣子,二人早已經嚇得魂飛魄散了。

    他們身體抖如篩糠,汗出如漿。

    “張大神!”畢天突然一聲哭嚎出來,“小的知道錯了!求求大神您老人家,就當是放一個屁一樣把小的放了吧!小的再也不敢了!”

    畢天的哭聲痛徹心扉,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死了老娘。

    李瑤也痛哭流涕:

    “張大神,只要您能留我一條命,無論您做什么都可以!先前是我有眼無珠,冒犯了張大神,還求張大神您開恩啊!”

    此時二人都已經知曉他們闖下了彌天大禍,這樣大的禍,普天之下已經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們了。

    或許……也并非沒有!

    畢天和李瑤同時想到了這一點,急忙匆匆將視線轉向了王鐵山。

    王鐵山不是和張易交好嗎?如果能有王鐵山的求情,張易一定會松口的!

    想到此處之后,二人急忙行動。

    只聽畢天沖著王鐵山不停磕頭:

    “鐵山兄弟,求求你為我說句話!我以后這條命就是你的了,你就是讓我做你的一條狗我都愿意!還請你不計前嫌,幫我向張大神求個情吧!”

    王鐵山此時就如同做夢一般。

    雖然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教官叫做張易,但是卻一直沒能將這個張易和那個威名赫赫的張易聯系在一起,畢竟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實在太多,而張易這個名字又并非多獨特。

    然而,他曾經的教官,居然真的就是那個張易!

    幸福來得太突然,這一刻王鐵山激動得想要哭。

    沒想到自己曾經的教官,成為了那種超凡大人物之后,卻依然能夠親自來幫學員。

    這種恩情,猶如再造父母!

    當聽到畢天的求饒之后,王鐵山冷聲說道:

    “畢天!你作惡多端,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若是不死,何以平遼富市百姓的民憤!”

    畢天這個家伙,不僅僅欺辱王鐵山,甚至還在遼富市中仗勢欺人干過不少壞事,他的罪行簡直罄竹難書。

    對于畢天的求情,王鐵山自然是毫不猶豫地拒絕。

    而李瑤這個時候也沖著王鐵山苦求道:

    “老公!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求求你看在我們夫妻一場,幫我向張大神求求情吧!”

    王鐵山聞言怒道:

    “你還有臉讓我替你求情?”

    李瑤臉上勉強露出一個梨花帶雨的表情,嬌聲說道:

    “老公,你別看我外表強勢,但是我其實是一個內心柔弱的小女子。我一直是深愛你的!至于我和畢天的事情……是他!是畢天強迫我的!我當初在他的威脅之下才不得不屈從的!所有的壞事,都是畢天出的主意!全都是畢天的指示!”

    在求生欲|望之下,李瑤毫不猶豫,將所有臟水都往畢天的身上潑。

    畢天一聽哪里樂意,當即反駁:

    “李瑤你放屁!明明是你當初主動勾|引我的!你用刀劃破人家小姑娘的臉這件事,就是因為你嫉妒人家長得比你好看!還有,你為了討好我師兄,還強迫了個女孩!這些都是你一手策劃的,事到如今居然還賴我?”

    李瑤見得畢天將所有實情都說出,一時間措手無措。

    她干脆認準了王鐵山,也深知此時只有王鐵山能救她:

    “老公!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以后一定對你百依百順,以后再也不敢不聽你的話了,以后一定和你好好過日子!你就救救我吧!”

    王鐵山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隨后他睜開眼睛,沖著李瑤怒道:

    “閉嘴!賤人!我和你剛才就已經離婚,我們再無半點干系!你是死是活,都和我不再相干!”

    王鐵山從沒發現自己如此恨一個人,尤其還是一個女人。

    若非早已經看穿了這個蛇蝎女人的真面貌,王鐵山恐怕還會心軟。

    而此時,王鐵山對于李瑤只有仇恨。

    張易這個時候開口:

    “事情很簡單了,剛才我就已經對這二人做出過處理的決定。怎么,成宗主一直到現在都不動手,莫非還有異議不成?”

    成泰聽到張易提到自己,頓時嚇得一跳:

    “不敢不敢!我這就執行!”

    說完之后,成泰站起身來,朝著畢天和李瑤二人走去。

    他步步逼近,渾身殺氣。

    畢天見得成泰如此,嚇得急忙求饒:

    “宗主!不要啊!”

    成泰猙獰說道:

    “畢天!你身為無影宗弟子,卻作惡多端!天理難容!如今,本宗主就要替天行道,鏟除你這個畜生!”

    說完之后,成泰猛地一掌拍在了畢天的頭上。

    嘭!!!

    隨著一聲悶響,畢天的整個腦袋都被一掌拍碎。

    失去了頭顱的尸體,緩緩倒地,鮮血四濺。

    畢天的血液噴濺到了李瑤的臉上,使得李瑤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

    她的襠部頓時潮濕一片,黃|色的液體流了一地,竟然被嚇尿了。

    成泰一掌殺死畢天之后,將視線對準了李瑤:

    “你這個淫婦!對家庭不忠!婚內出|軌多名奸夫,還企圖殺害親夫!平日更是品行敗壞,殘害多名無辜婦女!如今,本宗主就要為遼富市的百姓討一個公道!”

    說完之后,成泰繼續揚起巴掌,一張朝著李瑤拍去。

    嘭!!!

    李瑤的頭顱也瞬間炸碎,無頭死尸軟綿綿倒地。

    這一對狗男女,如今終于獲得了他們應有的下場。

    王鐵山望著李瑤的結局,不由得閉上眼睛,深深嘆息。

    成泰殺了這對狗男女之后,忽然轉向一眾無影宗弟子高聲質問:

    “說!你們中誰還有欺辱過鐵山兄弟的孽徒?本宗主今日一并執行家法!”

    一眾無影宗弟子嚇得面面相覷,無人膽敢作聲。

    以前的王鐵山在遼富市里,簡直可以稱之為誰都可以欺負的對象,要說欺負王鐵山,無影宗的大部分弟子都干過。

    這其中,只存在過分和不過分的區別。

    最過分的幾人,不僅欺負王鐵山,還睡了人家老婆。不過這幫人已經被王鐵山親手殺死,最后一個畢天也死在了成泰手下。

    其余人的無影宗弟子,雖然不至于睡王鐵山的老婆,但是辱罵和輕視還是有過的。

    如今王鐵山有了張易這尊大神撐腰,別說屠滅一個無影宗,就連屠滅整個遼富市都是小事一樁。

    這讓一幫無影宗弟子嚇得紛紛跪下,哀嚎不止。

    成泰眼中殺意越盛:

    “欺負鐵山兄弟,就是欺負本宗主!今日本宗主就將你們全部殺掉,給鐵山兄弟賠罪!”

    說著,成泰就要動手。

    這個時候,王鐵山忽然說道:

    “算了……”

    如今王鐵山已經對報仇的事情沒有多少興趣了,他只感覺渾身疲倦,黯然傷神。

    更何況,惡首已誅,其余人只有小惡。王鐵山對這些人,已經沒有追究的興趣了。

    王鐵山開了口,成泰自然不會違抗,他當即指著一幫無影宗弟子喝道:

    “鐵山兄弟格外開恩,饒了你們的狗命,還不快給鐵山兄弟磕頭道歉!”

    當即,一幫無影宗弟子劫后余生,毫不猶豫地沖著王鐵山磕頭道歉。

    至此,李瑤和畢天已死,王鐵山也心灰意冷不作追究,看上去已經圓滿了。

    成泰頓時屁顛屁顛地跑到張易面前,小心翼翼地說道:

    “張公子,您看這結果是否滿意啊?如果滿意的話,那小的們就不敢打擾張公子了!”

    張易冷笑一聲:

    “怎么,成宗主就想要跑了?”

    “哪敢哪敢!”成泰急忙說道,“張公子有什么吩咐盡管說,我成泰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給張公子辦好!”

    張易一笑,開口說道:

    “對于畢天和李瑤的處置已經討論完,并且執行完。那么接下來,該輪到成宗主了吧?”

    “啊?”成泰一愣,沒想到居然輪到了自己。

    只聽張易繼續說道:

    “我的學員當初身受重傷,修為被廢,以至于喪失心氣淪落到受盡欺辱。這一切,是來自于成宗主的手筆吧?”

    成泰一聽,頓時滿頭大汗。

    當初的確是他一招廢了王鐵山,才使得王鐵山至此一蹶不振,以至于導致今天的情況。

    如今沒想到,張易居然要為王鐵山秋后算賬。

    一想到此處,成泰不由得朝著畢天和李瑤的尸體看了一眼,說不定他很快就是他們的結局。

    張易則繼續說道:

    “鐵山,說一說你的看法吧。還有那邊的三名掌門,也說說看如何處置成泰吧!”

    莫風、華一青、賀剛三人哪敢違抗張易,他們齊聲說道:

    “成泰犯此大罪,該殺!”

    這句話氣得成泰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

    之前是哪三個王八蛋說四大門派同理連枝是一家人的?怎么轉眼就開始賣家人了!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