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67章 老實人好欺負

第367章 老實人好欺負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王氏集團,大樓會議室中。

    王氏集團的董事長王申,此時正在會見一名重要的客人。

    “吳少,這筆訂單,還得全賴您多幫忙出力。”

    王申年過五旬,卻依然精神,此時他的表情恭敬,正將一個包裹輕輕推向桌子對面的一個年輕人。

    如果當初長白山山谷中有人在這里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年輕人不是旁人,正是被張易罰跪過的吳少。

    此時吳少接過王申的包裹后,打開微微看了一眼,然后滿意地說道:

    “王總,這件事小意思!不是我吳少吹牛逼,在岳市還沒有我吳少搞不定的事情!覺醒者公會在咱岳市分部的部長,正是我親舅舅!這筆訂單,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

    王申見得吳少如此保證,頓時樂得合不攏嘴。

    天下并不僅僅只有王氏集團一家公司負責向覺醒者公會提供技術支持,可以說王氏集團面臨的競爭依然激烈。

    尤其這兩年,王氏集團一直沒能開發出令覺醒者公會滿意的產品,故而訂單越來越少,甚至已經影響到了集團的生死存亡。

    為了能夠獲得利潤可觀的大訂單,維持集團的發展,王申也是使勁渾身解術,甚至找來了和覺醒者公會中層領導有親戚關系的吳少,通過向吳少行賄來打通關系。

    可以說這一次王氏集團能否再一步發展,就全系于這個吳少身上了。

    故而王申對吳少是馬屁一陣又一陣,拍得吳少渾身舒坦。

    兩人聊了一陣,王申忽然想到一事,開口問道:

    “吳少,聽說你前幾個月前去了一趟長白山,還求得了一粒靈丹?”

    吳少一說起這事,頓時來了精神:

    “這件事要是說起來,那可就有意思了。在長白山之中你知道我見到了誰嗎?”

    “誰?”王申配合地問道。

    吳少一臉凝重地說道:

    “張家少主,張易!”

    王申聞言,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張家少主張易,雖然這些年銷聲匿跡了,但是之前可謂是威名赫赫,幾次都攪動得天地間天翻地覆。

    張家,更是在張易的帶領之下,成為了立足北方的一霸。實力之強,恐怕和覺醒者公會相比也不逞多讓。

    當即王申又說道:

    “不過這種層次的大人物,恐怕我們頂多也只能遠遠見上一眼,畢竟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張家少主,這已經是能夠參與角逐天下的大人物。

    像王申和吳少這種只能在一個市中縱橫的人,除了對張家少主這種人物仰望之外,卻是連接觸的奢望都不敢有。

    吳少聞言得意一笑:

    “恐怕你打死都不會相信!我不僅和張家少主說過話,并且還……咳咳,還對他無禮過。”

    “不會吧。”王申果然一臉不信的樣子。

    在他看來,吳少即便再傻,也不會傻到敢對張家少主無禮。

    “就知道你不會信!”吳少一邊說著,一邊擼起一只袖子,“你看!”

    王申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只見吳少的一條胳膊,竟然泛著金屬的光澤。

    若是細細看去就會發現,這是一條假肢,也就是一條機械手臂。

    只是在如今的科技之下,已經可以將機械手臂制作得能夠隨心所欲,靈活運動了。

    這個吳少,居然斷了一臂?

    這讓王申目瞪口呆,難道說……

    吳少此時說道:

    “我的這條胳膊,就是張家少主賜罰斷的。”

    王申聽完,不由得感嘆道:

    “張家少主,居然如此寬宏大量?”

    得罪了張家少主,居然僅僅只斷了一臂?這種事情,太過令人驚嘆。

    王申清楚,別說得罪張家少主這種級別的人物,就是單單得罪一個覺醒者公會的中層領導,恐怕輕則身死,重則被滅門。

    吳少也感嘆道:

    “那張家少主,當真是圣人啊!他不僅僅只斷我一臂,還讓弟子賜下中品靈丹。當時可是在大雪山之中,若非依靠那顆靈丹,恐怕我要么死于失血過多,要么就被活活凍死了。你說,像張家少主這種級別的大人物,居然還如此寬宏大量,是不是圣人?”

    王申聽到此處點點頭,也不由得面露崇敬。

    如此心胸寬厚的強者,在當今之世,實在太過難得。

    吳少此時也嚴肅地說道:

    “張家少主的恩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從那之后,張家少主就成為了我最為敬重之人!我知道此生恐怕再無機會見到他,所以我在家中設了他的長生牌位日夜供奉,祈禱他能長命百歲。以后誰要是敢在我面前說張家少主的壞話,那就是和我作對!”

    望著吳少的那條機械臂,王申也不由得有些羨慕。

    對于這些可以接觸到高科技的人來說,損失一條胳膊并不算什么,現在的高科技已經能夠讓機械臂和正常胳膊一樣使用了。

    但是僅僅損失了一條胳膊,就求得了一粒靈藥,并且還接觸到了大部分人一輩子都接觸不到的層次,這樣已經是很劃算了。

    驚嘆之余,會議室的大門忽然被人打開。

    跑進來的人,卻居然是王申的兒子王少。

    “混賬東西!”王申頓時指著王少怒罵,“沒見老子正在會客嗎?”

    罵完之后,王申卻又愣住了。

    他已經看到,王少的手居然沒了一只。

    王少的傷口顯然已經去醫院經過處理,上面正纏著厚厚的紗布。

    “這怎么了?”王申指著王少的手問道。

    王少頓時說道:

    “爸!來了個外地的覺醒者,不僅搶我的女人,還廢了我一只手!這口惡氣,爸你一定要為我出啊!”

    “居然有人敢如此放肆!”王申一聽,勃然大怒,“老子這就找人弄死他!”

    王少可是王申的獨子,也是王氏集團的繼承人,所以王申對于兒子格外溺愛,此時看到兒子沒了一只手,這頓時讓王申怒火燃燒。

    狂怒之余,王申沖著兒子問道:

    “那個覺醒者,是什么等級的?”

    覺醒者公會為了順應潮流,也將覺醒者按照實力劃分了新的等級標準。

    這個標準與修真門派的實力等級一樣分為一道九級,據說覺醒者公會的三大皇,就是已經超越了五級,甚至可能達到六級的超級強者。

    聽到王申的發問,王少搖搖頭說道:

    “我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什么等級,反正都沒看清他的動作,我的手就沒了。”

    這個模糊的回答,讓王申一時間判斷不清對手的實力。

    這也就意味著不知道該請什么樣的覺醒者幫忙,請個弱的吧,萬一去了被反殺怎么辦?要是請個強的吧,殺雞用牛刀,會讓王申付出過大的代價。

    所以王申不由得猶豫起來。

    吳少這個時候笑道:

    “王總,千萬不要小瞧任何人啊,我這條胳膊就是一個教訓。所以,要不要我讓我舅舅找兩個高手過來幫忙?”

    吳少這話并不是真心替王申考慮,而是想要趁機敲詐王申一筆好處。

    王申自然聽得懂吳少的意思,他略一猶豫,然后說道:

    “那就拜托吳少了!事成之后,一定少不了吳少的好處!”

    王申還是決定花大價錢請高手,這樣不僅可以十拿九穩,還正好可以讓他在岳市之中重新立威,免得隨便跑出來一個阿貓阿狗都敢對他兒子下手。

    當即吳少就開始打電話聯系起來。

    很快,吳少就掛斷電話說道:

    “王總,人我已經聯系好了,兩個三|級的覺醒者,足夠幫你擺平這件事情了!”

    王申點點頭:

    “好!我們這就去接高手,然后去弄死那個不長眼的家伙!”

    ……

    此時,客棧之中,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一幫女孩,正圍著張易指責:

    “你這人怎么這樣,怎么能夠廢了王少的手?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害了我們的!”

    “就是!人家王少本來已經不和你計較了,你偏偏要得寸進尺!我告訴你,如果一會王少牽連到我們,我們一定饒不了你!”

    “王少的手被廢了,他一定會大開殺戒的!現在好了,我們這些弱女子能夠跑到哪里去?這一切,都怪你!”

    “一會無論你用上什么辦法,一定要獲得王少的原諒!否則如果激怒王少,你死一個是小,我們這么多人可不愿給你陪葬!”

    “我們跟你說話呢,你聽到沒有?你現在還裝什么裝!”

    ……

    在這幫女孩的眼中,王少吃了那么大的虧,一定會大發雷霆,甚至遷怒到她們。

    這讓她們又氣又怕,但是又不敢沖王少發火,所以只能將怒火都發泄在張易的身上。

    誰讓張易看起來是個善良的好人呢?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善良的好人注定就要承受更多的欺辱。

    強權和死亡的威脅之下,頓時讓這幫女孩人性的陰暗面全都暴露出來。

    安琪這個時候看不下去了,她沖這幫女孩怒道:

    “你們這是干什么?現在王少才是壞蛋,你們有本事倒是去指責王少啊,指責一個好人算什么本事!”

    一個女孩頓時指著安琪怒罵:

    “賤人!要是你早點接受王少陪她上|床,會導致今天這個樣子嗎?”

    另一個女孩也對安琪罵道:

    “你還有臉指責我們?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就是你!紅顏禍水,你長得那么漂亮干什么?你就是一個禍水!”

    面對女孩們的謾罵,安琪滿臉不可置信。

    這些都是她的同事,許多還是她的朋友和閨蜜,然而到了現在,她才忽然覺得她們不再那么親切,而是變得可怕。

    人,居然可以惡劣到這種地步。

    女孩們見得安琪被罵道啞口無言,頓時又將怒火轉移到了張易的身上:

    “臭小子,你特么啞巴了?事到如今,你還不打算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張易忽然笑了起來。

    他一邊笑著,一邊站起身來:

    “早就嫌你們吵死了!本來我都打算搬走了,現在還要來煩我。老虎不發威,還真當我是老實人好欺負了?”

    說完之后,張易陡然揚起手一扇。

    “啪!啪!啪!啪!啪!啪!”

    一連串的響聲陡然響起,每個女孩的臉都被無形的力量陡然打了一巴掌。

    每個女孩的臉上都泛起鮮紅的掌印,臉頰高高腫起,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有的甚至連牙齒都掉了一根。

    張易突然動手,使得女孩們不由一愣。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