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69章 跪下和我說話

第369章 跪下和我說話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誰讓你們對我下跪了,我是要你們對張家少主下跪啊!你們兩個混蛋快跪下啊!再不跪下,你們是要害死我嗎?”

    吳少焦急之下,沖著兩名覺醒者怒吼起來。

    兩名覺醒者冷哼一聲:

    “我們再說一遍,我們不可能下跪!無論是你對下跪,還是對張家少主下跪……嗯?張家少主?哪個張家的少主?誰是張家少主?”

    兩名覺醒者忽然意識到了吳少口里的一個關鍵詞“張家少主”,他們不太確定吳少說的是北方那個威名赫赫的張家,還是其他什么地方的一個小家族。

    不過他們覺得更可能是后者。

    畢竟像北方張家少主那樣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會有空跑到岳市來,并且就這么湊巧在這家小客棧之中?可笑!

    吳少此時已經被這兩個逗比弄得都快要瘋了,他又急又氣:

    “還會有哪個張家少主?就是坐在凳子上一看就英俊威武,氣度不凡,猶如圣人臨世的張家少主啊!你們兩個混蛋快給老子跪下啊!”

    吳少氣得都發瘋,若是不是因為打不過這兩個家伙,否則他早就沖他們下手了。

    兩名覺醒者對視一眼,疑惑說道:

    “吳少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堂堂張家少主,那種層次的人怎么可能會來這種小地方?”

    在兩名覺醒者看來,張家少主這種大人物,所去之地定然是世間最為奢華之地,所見之人定然是世間各方豪杰。

    張家少主會來這種小破客棧?誰信!

    吳少急得無奈狂吼一聲:

    “老子不管你們了!你們想死就繼續站著吧!”

    說完之后,吳少什么都不顧,一下子跪在了張易面前,居然開始哭泣起來。

    覺醒者岳市分部部長的親侄子,吳家大少,居然就這么跪在別人面前哭了?

    這一下別說旁人詫異,就連張易都疑惑。

    只聽張易問道:

    “你哭什么?”

    吳少一邊哭泣一邊回答:

    “張少主上次對小的不殺之恩,乃是莫大的恩賜,簡直猶如再造父母!小的原以為這一輩都再也見不到父母了,沒想到今天居然再見父母,所以小的感激涕零,難以自已,忍不住就哭了。這是發自內心的哭聲,這是最為真摯和熱誠的眼淚!”

    張易無奈皺眉。

    這馬屁拍的……也太肉麻了!

    其他的人更是個個目瞪口呆。

    在旁人心中,吳少乃是富家公子,權貴之身。

    這種人出入那是豪車美女相伴,令人羨慕不已。

    而這種金貴的公子,居然會對著一個小子下跪大哭,還說出這么肉麻的阿諛奉承的話,簡直令人大跌眼鏡。

    “我明白了!”

    趴在地上凄慘的王少這個時候忽然叫了起來:

    “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吳少一定嗑藥了!”

    對于同樣是富二代的王少來說,他一樣喜歡追求刺激,故而沉迷于一些藥物。

    吳少如此反常的情況,和王少當初服用藥物之后的反應太像了。

    所以王少當即斷定,吳少一定是嗑藥了。

    王申也恍然大悟,急忙沖兩名覺醒者說道:

    “一定是這樣!兩位大人,如今吳少神志不清,還請你們先讓他冷靜一下!”

    在王申看來,吳少能夠見過一次張家少主已經是萬幸了,怎么可能才說完就又撞見一次?張家少主又不是爛大街的,人人都見得到?

    所以王申覺得,自己兒子的話是對的。

    兩名覺醒者也覺得吳少一定是嗑藥了,否則怎么變得如此怪誕。

    為了不讓在吳少在迷幻之下繼續發瘋,兩名覺醒者開始打算對吳少采取行動。

    只見兩人來到吳少身邊,一左一右架住吳少,想要把吳少拖走。

    這氣得吳少破口大罵:

    “老子沒有嗑藥!是王少那個王八蛋胡說八道的!你們快把我放下來啊,我要繼續給張家公子賠罪!快放開我!要是再不放開我,都得死啊!”

    吳少雖然叫罵不止,但是認定了吳少嗑藥的兩名覺醒者毫不理會,他們將吳少徑直拖出了客棧,然后將他鎖在了汽車的后備箱之內,免得他再出來搗亂。

    這一下吳少正是欲哭無淚,他只想要向張家公子下跪道歉,把事情說清楚。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要求,卻居然被兩個逗比給搞砸了。

    這氣得吳少決定,如果自己今天能活下來,一定要向舅舅告狀,收拾這兩個逗比!

    客棧之中,氣氛又重新凝重起來。

    王申把王少攙扶了起來,剛剛吳少差點把王少打死,導致現在王少都快難以站穩。

    王少此時已經氣得巴不得將張易千刀萬剮:

    “小雜種!本少今天導致如此凄慘,全都是怪你!”

    王申沖著張易怒目而視:

    “沒錯!我兒子之所以會被吳少打,就是因為吳少在迷幻之中認錯了人!你今天要用命來給我兒子道歉!”

    父子倆怒火沖天,他們不敢將怒火發泄在吳少身上,就只能將所有怒火朝著張易傾瀉。

    張易淡淡說道:

    “跪下和我說話。”

    “要我下跪?”王少笑道,“你也配……啊!”

    王少話為說完,卻忽然只感受到一陣強大的壓力壓|在了他的身上,將他整個人壓得跪在了張易面前。

    這股壓力是如此巨大,他只感覺自己身上的骨頭都在壓力中咔擦直響。

    不僅是王少,就連一旁的王申也被陡然壓得跪了下來。

    “小雜種!你敢!”

    王申睚眥欲裂。

    他乃堂堂王氏集團的董事長,身居要職的大人物,如今居然沖著一個毛頭小子下跪,這件事如果傳了出去,王申的顏面和權威何在?

    這一瞬間,王申氣得想要立刻就殺了張易。

    “兩位大人,還請快快出手啊!”

    王申也知道自己不是張易的對手,所以急忙求助于兩名覺醒者。

    兩名覺醒者毫不猶豫,朝著張易沖了上了:

    “敢動王總,死!”

    張易卻不屑冷笑:

    “動不動就想讓我死?你們也跪著吧!”

    說完,張易一聲冷哼。

    無形的壓力頓時再度產生,這一次卻是朝著兩名覺醒者而去。

    兩名覺醒者感受到那股龐大壓力的時候,暗道一聲不好,當即想要出手反抗。

    然而這股壓力太過龐大,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噗通!噗通!”

    兩名沖到一半的覺醒者,居然也跪了下來。

    此刻,王氏父子加上兩名覺醒者,四個人整整齊齊地一排,盡數跪在了張易面前。

    所有人只覺得如同做夢一般。

    張易在面對王氏父子的時候,敢叫他們下跪,已經是讓人覺得膽大妄為。

    而如今,他居然讓兩名覺醒者都跪下了。

    這一下,簡直闖下了大禍。

    果然,只聽兩名覺醒者怒道:

    “臭小子!我們覺醒者公會成員可殺不可辱!你如今如此羞辱我們,我們覺醒者公會不會放過你的!”

    一旁的王申卻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這可是兩名三|級的覺醒者啊,居然一聲冷哼就跪下了?

    這豈不是說明那小子的實力,遠超三|級?難道說,他真的是吳少口中的……

    不會的!

    王申覺得不可能,這個臭小子只不過是一個稍強的覺醒者而已,絕對不會是那種大人物的。

    這時,只聽張易說道:

    “覺醒者公會?我也早就想會一會他們了,我如今就在這里等著,你們盡管打電話叫人。無論來多少人,我一人接下!”

    狂妄!

    這話落在旁人耳中,感覺實在是太狂妄了!

    區區一個人,居然想要和覺醒者公會抗衡,這簡直就是找死!

    王家父子聽到這話,眼中頓時一喜。

    他們知道,這個臭小子狂過頭了,居然和覺醒者公會對上,這一下看他怎么死。

    兩名覺醒者當即說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們就成全你!我們現在就打電話給岳市分部的部長!”

    岳市分部的部長,乃是吳少的舅舅,也是堂堂四級的覺醒者。

    四級覺醒者,對應修真者來說,相當于金丹境界。

    金丹境界在修真者中也十分少見,在一些地方,甚至都已經夠格成為一派掌門。

    說著,兩個覺醒者當即取出電話打了起來。

    張易也信守約定,不阻攔他們,仍由他們撥打電話。

    王少見得這一幕喜道:

    “小雜種!這一次你死定了!你惹到了覺醒者公會,這天下誰都救不了你!”

    王申也一臉得意,等著一會看張易的苦相。

    一幫女孩們此時都哭得沒力氣了。

    事情越鬧越大,到了現在居然連覺醒者公會在岳市分部的部長都驚動了。

    到了這個地步,真的是要徹底死定了。

    岳市分部部長出動,哪一次不是伴著腥風血雨。

    這也讓她們對張易越發怨恨,只覺得這個臭小子要是死了,也就不至于會到鬧到這個地步了。

    他干嘛不死?偏偏還要不斷搞事情,以至于把事情搞得這么大。

    唯一擔心張易的人,也只有安琪了。

    她怔怔地望著張易,也在為張易的未來擔憂。然而她卻只是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能力改變眼前的一切。

    一時之間,安琪不由得怨恨自己的無能。

    張易卻在這個時候卻沖著王少森森說道:

    “你很吵,是時候該閉嘴了。”

    說完,張易忽然輕輕一揮手。

    “嘭!”

    王少的腦袋,居然毫無征兆地就炸開了!

    無頭的尸體,緩緩倒下。

    王少,居然就這樣死了。

    這樣的結果,所有人都無法承受。

    王氏集團的繼承人,本該過著神仙一樣的逍遙生活,而不該在這種小客棧這樣凄慘地死去,猶如垃圾一般。

    “兒子!”

    王申悲痛地大叫一聲,他想要撲向王少的尸體,然而卻被壓力壓得動憚不得。

    王少這個獨苗死了,等于王申徹底斷子絕孫了。

    當即王申朝著張易怒吼:

    “我要你死!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要你死全家!”

    張易的眼睛,轉而森森地盯著王申:

    “你也很吵啊。”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