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74章 一個子也不少

第374章 一個子也不少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郭教授說的老友,正是南部聯盟之中點蒼派的掌門古月子。

    在地球靈氣復蘇之前,郭教授就已經和古月子私交甚好。

    隨著地球靈氣復蘇,點蒼派成為一片洞天福地,古月子更是尋到機緣,借此一舉突破金丹境,跨入了元嬰境,成為南部聯盟之中的一方大擎。

    雖然古月子修為和地位都提升了,但是和舊友郭教授的交情并未因此減淡,反而兩人時常喝酒說笑。

    這一次郭教授帶著學生來南方采風,順便就有拜訪舊友的打算。

    而當看到張易不愿做自己的徒弟之后,郭教授出于愛才之心,便也想最后幫助張易一番,為他拉點生意。

    如果元嬰境的古月子看到張易的那個號稱元嬰境大道的作品后,若是喜歡,那么無疑將會能夠為張易帶來一筆可觀的收入。

    而若是古月子來看到作品后,不明所以或者厭惡,那么也就證明這個作品不配稱那么大的名頭。這樣,卻也可打壓一下張易的傲氣,免得一塊良才美玉就這樣被驕傲所毀。

    為此,郭教授倒是出于一片好心。

    只不過心底他也覺得,一個普通木雕店的老板妄談元嬰境大道太過離譜,估計這一次古月子來了也不會滿意。

    不過,郭教授還是在電話之中不吝嗇對張易作品的贊美之語。

    而郭教授的做法,落在學生之中就是另外一番意味了:

    “郭教授居然要請元嬰境的大佬古月子來此,天吶!這是郭教授打算要讓這個木雕店的老板認清自己嗎?”

    “古月子大佬一來,如果看到這副作品之后沒有體會到元嬰境的大道,那么就是說這個作品根本就是名不副實!”

    “等一會古月子大佬來了,這個家伙就有得哭了!誰讓他那么狂,連郭教授收徒都看不上!”

    “就是,如果古月子大佬看出他的作品太垃圾了,那么元嬰境大佬的怒火,豈是他一個小木雕店老板所能承受的?即便有郭教授在,不至于會動手,但是古月子大佬的一個態度定然會傳遍這個南方地區,到時候這家伙在南方根本就沒法混了!”

    “這是他自找的!誰讓他狂得沒邊?這就叫做自討苦吃!”

    ……

    在學生們看來,張易就要倒霉了。

    一個小木雕店的老板,為了騙人搞出什么元嬰境大道的名頭來,八成是看在不可能有元嬰境的大佬前來驗證,所以騙術才不會被揭穿。

    然而誰能想到,元嬰境的大佬居然真的就要來了。

    這個木雕店騙騙普通人或許可以,但是想要欺騙元嬰境的大佬,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還動不動就說他的作品值十億百億,一會看他怎么圓謊。

    這個時候,只見木雕店中又有客人走了進來。

    這兩個人,是一個身穿中山裝的老者和一個穿著牛仔短褲的少女。

    “這里的木雕好奇特啊!”少女一進門就開口說道,“爺爺我們看一看吧!”

    少女西部口音,只見她一張標準的臉蛋,膚色雖然微黑,卻掩不了光艷逼人。

    她上身米黃|色的T恤,下身一條牛仔短褲,整個人充滿青春活力。

    少女一進門,那幫學生里頭的男生們全都看呆了。

    那個穿中山裝的老者滿臉慈愛微笑,只是低聲對少女說道:

    “小柔,看一會就走吧。這一次撫仙湖出現上古遺跡,我們可不能錯過了”

    這句話雖然聲音壓得很低,但還是被張易敏銳地聽到了

    這個兩個客人一進門,張易不由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后才繼續埋頭雕刻。

    這兩個人不是普通人,而居然是兩個修真者。

    那個叫做小柔的少女修為略低,只有著筑基期的修為。

    而那個老者則實力較強,已經達到了金丹期的修為。

    不過對于這兩個不相識之人,張易也沒興趣搭理。

    倒是他們口中撫仙湖的上古遺跡,讓張易聽了進去。

    如今地球靈氣復蘇,各種隱匿時空的上古遺跡紛紛呈現,張易這些年也聽說過不少。

    只不過由于事務繁忙,張易一直沒有空去好好看一看,如今居然聽說距離這里不算遠的撫仙湖出現上古遺跡,張易便打算等有空去看看。

    那個叫做小柔的少女進店之后便四處走動,她很快來到了那表達元嬰境大道的木雕面前,看了一陣之后,小柔便只覺得被吸引。

    她忍不住沖著老者叫道:

    “爺爺快來看,這木雕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老者無奈走過來:

    “行行,爺爺過來看。”

    說完之后,老者也朝著木雕望去。

    初次望去,老者只覺得這木雕除了形狀奇怪之外,似乎并沒有別的特點,他只看了兩眼便打算移開視線。

    然而他的視線卻又忽然頓住。

    隱隱之中,老者之感覺這木雕開始出現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仿佛木雕符合某種事物運轉的規律在里頭,多看幾眼之后,仿佛令人心中產生一種奇特的體會。

    “是迷魂術嗎?”

    老者面色一冷,就要發作。

    迷魂術是一種修真界常見的法術,這種法術可以讓人產生幻覺,故而叫做迷魂術。

    老者沒想到,居然有人膽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這種把戲,當即就想要將施展這個法術的人揪出來殺掉。

    但是片刻之后,老者面上卻又泛起疑惑:

    “不對,這不是迷魂術,上頭并沒有絲毫的法力波動。難道說剛才我的那股異樣感覺,竟然是這木雕本身帶給我的?”

    老者越看越驚異,一塊普通的木雕,居然能夠給他帶來異樣的感覺,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當即老者詳細看,想要看出個究竟來。

    但是這木雕的感覺卻始終猶如霧里看花終隔一層,一切朦朧模糊并不真切。

    實際上,這塊木雕表達的是元嬰境的大道,而這名老者僅僅只有著金丹期的修為,雖然能夠大致看出端倪,但是想要徹底看通透,卻是境界和天賦上的不足了。

    故而老者越是想要看清,卻就是越看不清。

    不知不覺之中,他就沉迷了進去。

    “爺爺!”

    一聲叫喚,將老者從沉迷之中驚醒。

    原來竟是剛才小柔看到老者不對勁,才忍不住開口叫了起來。

    老者清醒過來之后,又不由得深深地看了這木雕幾眼,隨后開口叫道:

    “老板!這木雕怎么賣?我買了!”

    到了現在,老者已經可以肯定這木雕絕對不凡。

    但是如何不凡,他還說不出來,只待以后買回去再細細研究。

    小柔一臉迷惑,爺爺不是陪自己來逛店的嗎?怎么突然自己就要買人家東西了?

    這個時候,一個學生笑著對老者說道:

    “老人家你怕是不知道,就這木雕人家老板要賣一百億呢!”

    一百億?

    老者微微一愣,隨后不相信地重新問了一遍:

    “老板,你真賣一百億?”

    張易頭也不回地說道:

    “沒錯。”

    “……”這一下老者啞口無言了。

    一百億,對于老者這樣的金丹期修真者來說,也并不是拿不出來。

    但是要用這一百億來買一塊木雕,怎么看怎么都不值。

    一塊木雕張口就要一百億,這個價格未免也太過離譜。

    小柔聞言也不由氣得腮幫鼓鼓:

    “就這塊爛木頭你敢買一百億?你怎么不去搶!”

    這一句話,深得那幫學生的心,他們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張易依然埋頭雕刻,淡淡回答:

    “愛買就買,我不強求。”

    “你!”小柔氣得怒火沖天,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這事人家的東西,人家如果非要買這種離譜的價格,別人也管不了。

    老者卻在猶豫。

    若是花一百億買一個自己都沒能看懂的木雕,確實是不值得。

    遲疑一下,老者再度開口:

    “老板,我愿意花一億買你這木雕,賣否?”

    這話一出,滿堂震驚。

    “爺爺!”小柔急忙叫道,只當爺爺還錯價了。

    “什么?”那幫學生一臉驚異,沒想到居然有人會買這木雕,還是花一億的天價。

    老者沒有理會旁人,只是繼續數道:

    “一億,你若是賣我可以現在就全款轉給你。”

    張易卻只是回答:

    “一百億,一個子我都不會少。”

    這一下那幫學生更是大跌眼鏡。

    一個億買這一塊木雕,換做是旁人早就歡天喜地答應了。

    藝術品的價值,也和創作者的名聲有很大關系。

    有名的大師即便拿出一個垃圾來,也一樣能賣出好價錢。

    但張易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木雕店小老板,在沒有任何名氣的加持下,他的作品能夠賣到一億,這已經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價格了。

    而這個家伙,居然偏偏還要堅持一百億,這不是不識抬舉嗎?

    郭教授見狀,不由得向老者詢問:

    “這位老哥,您是不是從這木雕上看出些什么了?”

    老者望郭教授只是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根本就懶得搭理他。

    于是老者沖著張易繼續還價:

    “最多十億,你要賣我就買,不賣就算!”

    十億。

    確實已經是老者的心理底線了。

    然而這個底線,卻依然震驚了所有人。

    尤其是那幫學生,更是驚駭不已:

    “十億啊!這可是十億啊!我還沒聽說過在木雕界,有十億成交價的作品呢!”

    “是啊,恐怕連郭教授的作品也沒有賣到過十億。就這家伙的作品,居然還真的有人買?”

    “那個老人拿得出十億來嗎?我很懷疑!”

    “沒錯,搞不好這個老人就是那奸商請來的托,兩人在這里一唱一和演雙簧給我們看呢!”

    “大家別信,這些奸商手段多得很,別找了他們的道!”

    ……

    現在這一幫學生已經將老者和少女看成了是張易請來的托,為的就是表演一場戲,來讓其他客人落入他們的圈套。

    學生們將老者當托,少女小柔可不會。

    “爺爺!您冷靜點!”小柔焦急地叫道,“一塊爛木頭而已,要是真花十億買了,別人都只會當你被奸商坑了!”

    老者不為所動,只是在耐心等待張易的回答。

    張易的語氣之中已經開始有了一絲不耐煩:

    “我說了一百億,就不會少。”

    老者聞言深深吸了一口氣,臉色已經有些不太好看。

    若不是這次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他都巴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家伙了。

    當即只聽老者陰測測地說道:

    “很好!我就不信你這木雕除了我還會有別人買!小子,幸好你是在南方,如果你在西方敢和我這么做生意,那你一定要倒大霉!”

    張易依然在靜心雕刻。

    這種威脅他的話他不知道聽過多少,耳朵都快聽出老繭來了。

    所以,他根本懶得理會。

    老者冷哼一聲,沖小柔說道:

    “小柔,我們走!”

    老者難得一次遇到他想買的東西,然而卻撞了一鼻子灰,這讓老者的心情十分不爽。

    不過這畢竟是南部聯盟的地盤,而老者此次身負重任,所以只能隱忍。

    如果是在西部,老者真的敢一巴掌拍死這個老板,再一把火燒了這件破店。

    小柔見得老者終于不再買這木雕了,當即歡天喜地就要離開。

    就在兩人剛要走到店門的時候,天空之中忽然響起一陣呼嘯聲。

    老者聽到這呼嘯聲,臉色一變,急忙拉著小柔后退幾步。

    緊跟著,只見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店鋪門口。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