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85章 有何不敢

第385章 有何不敢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錢元水敗了,這個實事令所有人感到難以置信。

    元嬰境,已經是接近于這個世界頂尖戰力的強者,卻居然敗在了一個無名之輩的手中。

    這種事情換做是誰誰都不會信。

    圍觀的修真者們紛紛吸了一口冷氣:

    “那小子究竟是誰?為何連天墉城的長老錢元水都敗在了他的手中?”

    “難道他依靠秘境之中的至強寶物擊敗了錢元水?或者他在秘境之中獲得了什么莫大機緣,才一舉變得如此厲害?”

    “我不信!雖然峨眉山曾經出現過異果,服用之后的超級覺醒者曾經達到了金丹境的水平。但這擊敗的可是元嬰境的錢元水啊,這世間又有什么寶物能夠讓一個人瞬間如此強大?”

    “就是,如果修煉真的這么簡單容易,那么大家都去尋寶去了,還修煉了干什么?”

    “可是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解釋?難道說,這個小子是某個隱世門派的子弟?”

    “不管怎樣,這個小子這下可是闖下大禍了!他先殺天墉城第八長老,又敗天墉城第二長老,這一下徹底和天墉城結下死仇了!”

    “是啊,天墉城乃是西部第一大派,其城主西門天浩更是號稱西部最強者,身兼西部聯盟盟主之位!”

    “惹上這樣的敵人,不管這小子背景多大,都保不住他!”

    ……

    在人們的議論聲之中,天邊的古月子已經趕到。

    古月子來到撫仙湖之后,驚異地發現這里的戰斗已經平息。

    “糟糕!莫非我來晚了,至寶被人奪走了?”

    驚異之后,古月子才發現了岸邊的修真者們全都清一色地盯著湖面。

    古月子不由得定睛一看,才發現了躺在湖面漂泊身受重傷的錢元水。

    “是誰居然能夠將錢元水打傷?”

    古月子大驚失色,不知道是何方高手,居然連錢元水都被打成重傷。

    這個時候,天邊幾名苗女趟著一頂轎子飛來,轎子上躺著的正是巫蠱教教主劉墉。

    看到劉墉之后,古月子神色一變,急忙怒道:

    “劉墉!你居然將錢元水打成重傷,這一下你可闖下大禍了!難道你要逼迫我們南部聯盟和北部聯盟開戰嗎?”

    在古月子的眼中,能夠將錢元水打成重傷的,恐怕也只有同樣元嬰境界的劉墉了。

    劉墉才剛剛趕到現場,就莫名其妙的被人一頓責罵,當即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過劉墉自然不可能背這個鍋,當即指著古月子也罵道:

    “老家伙!別血口噴人!老子才剛剛來,什么錢元水管老子什么事!”

    這一下罵得古月子也迷惑不解,難道自己真的冤枉劉墉了?

    那么錢元水重傷又是怎么回事?

    而這個時候,只見又一名青衫老者從遠方高塔上飛來,正是衡山派掌門松勁風。

    古月子頓時恍然大悟:

    “松掌門,原來居然是你干的!”

    劉墉也一雙眼在松勁風身上打量不停:

    “這么說,那秘境里頭的至寶是在你身上了?”

    松勁風看到二人誤會自己,急忙搖手說道:

    “錢元水的事和我還真沒有關系,做到這一切的,是那個神秘的年輕人。”

    說著,松勁風將手指朝著撫仙湖面一指。

    這個時候,古月子和劉墉才看清,原來在寬闊的湖面上,還有一條小船正在漂泊。

    而小船之上有著一年輕人站在船頭。

    “嘩啦啦!”

    隨著一陣水聲,一條由湖水組成的巨|龍從湖中沖出,停頓在了年輕人身邊,等待著年輕人下一個命令。

    “是他!”

    看到這個年輕人的瞬間,古月子和劉墉頓時滿臉古怪。

    “就是他!”松勁風回答,“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神秘高手,居然一招就將錢元水打敗,逼得我也不敢繼續躲在塔里,只能現身了。”

    古月子和劉墉的臉上則越發古怪,似乎二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古月子奇怪的是,一個木雕店的老板,怎么忽然跑到了撫仙湖來,還居然能夠打傷錢元水?這一切根本就不合常理。

    而劉墉古怪的是,這個張易幾年沒見,如今突然跑到撫仙湖來,難道是來興師問罪的?

    一時間眾人各懷心思,全都齊齊地望著張易。

    而這個時候,撫仙湖上再生變數。

    只見張易手指一揮,湖水組成的巨|龍再度游動,朝著湖面的錢元水撲去,竟然是想要一嘴將錢元水咬死。

    眾人見到這一幕紛紛色變。

    沒想到張易居然真的不怕天墉城的威名,還想要殺天墉城的長老?

    這個時候,天空之中陡然響起一聲巨喊:

    “賊子!爾敢!!!”

    隨著這聲高喊,只見天空之中陡然浮現一大片虛影。

    就猶如有一個巨大的投影儀,將一些遠方的影像傳送到這里一樣。

    張易見狀微微詫異:

    “隔空傳影,分神境的高手。”

    這一招隔空傳影,需要集中念力和莫大的法力,才能夠將影像傳遞到準確的位置,只有達到分神境的強者才能夠施展得出。

    古月子、劉墉和松勁風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紛紛色變。

    他們似乎知道,是什么樣的大人物出現了。

    果然,只見天空之中的影像逐漸清晰起來。

    影像之中出現了一個幽靜的山谷,此時本是夏季,而山谷中卻落雪紛飛,一片蒼茫。仿佛冬季與這里無緣,終年積雪不化一樣。

    在山谷的盡頭則有一間簡陋的茅屋,茅屋外則有一座石臺,一名英武不凡的中年男子正與石臺上盤腿打坐,中年男子身穿白色長袍,似乎與山谷中漫天的落雪融為一體。

    那股凝重的威壓就是從這名英武的中年人身上散發而出,這強大的威壓甚至讓周圍觀看的修真者產生了一種不能與之匹敵的感覺。

    此時,那名男子沖著張易怒目而視,開口沉聲說道:

    “放過錢元水,交出至寶。此事,可一筆勾銷。”

    男子聲音洪亮,仿佛有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見到這個英武的男子,古月子、劉墉和松勁風嚇得不由得紛紛后退數米,他們似乎已經知道了這個男子的身份。

    而周圍的修真者見狀,不由得紛紛小聲驚嘆:

    “天吶!天墉城城主西門天浩,居然親自隔空千里傳影過來!”

    “天墉城城主一出面,天下間誰人敢不給面子?這件事,看來就這樣決定了。”

    “西門城主當真寬宏大量,這對那小子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沒錯,只要交出至寶,西門城主就不再追究,這樣那小子就能平安活命了!”

    “西門城主真不愧有高人風范,不和小輩一般見識,即便這小子已經冒犯了天墉城,西門城主卻依然放他一馬。”

    ……

    在一眾修士眼中,得罪了天墉城,殺了天墉城的第八長老后,又將天墉城第二長老打成重傷,這等于是闖下了彌天大禍。

    然而在如此大禍之下,天墉城層主西門天浩還愿意一筆勾銷此事,這對于那小子來說當真是莫大的恩德。

    張易卻依然站在船頭,平靜望著影像中的西門天浩說道:

    “此寶是我所得,為何給你?此人要殺我反被我殺,為何要放?”

    拒絕!

    誰也沒有想到,張易居然拒絕了西門城主的提議。

    所有人都只覺得,這小子莫非是傻了?

    古月子聽到這話,也急忙開口沖張易勸道:

    “小子!你恐怕還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乃是西部聯盟盟主,也是天墉城城主,還是分神境的絕世強者!不要和他頂撞啊,否則把他得罪死了,誰都保不住你!”

    古月子的相勸乃是一番好心,他實在不愿將到一個木雕的天縱奇才就此隕落。

    一旁的松勁風也說道: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留著那寶物只會給自己帶來禍患的!如今連西部聯盟盟主都親自出面索要寶物了,那么就意味著這件寶物連我們南部聯盟都不敢強留!你還是給他吧!錢元水更是不能殺,殺了就徹底捅破天了!西門城主是你惹不起的人!”

    只有一旁的劉墉縮在轎子里,不時偷偷向外面張望,似乎還未徹底下定決心。

    此時有古月子和松勁風兩大掌門的相勸,眾修士們只當張易會順著這個臺階下了。

    就連影像之中的西門天浩面色也稍稍緩和,露出得意的神色。

    他西門天浩,乃是三大聯盟之中最強的西部聯盟盟主,可以說日后問鼎天下,他西門天浩最有希望!

    如今他一句話,就連南部聯盟之中的兩大巨擎都得幫腔,這就是他的威風!

    張易卻面色如常,只是回答:

    “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我要殺的人,誰也攔不住!”

    所有人齊齊色變。

    西部聯盟盟主出面,南部聯盟兩大巨擎出言相勸,居然這都還被那小子拒絕。

    這個小子,莫非真的無法無天了嗎?

    古月子和松勁風兩個人的臉色頓時一變浮現怒容,兩大門派的掌門的面子,這小子居然都不給?

    隨后兩人不由得搖了搖頭,既然這小子自尋死路,那么便由他去吧。

    西門天浩聞言,目光投向張易,凌厲的氣勢從雙目之中射出:

    “小子,你可明白與我天墉城作對的下場?”

    張易已經懶得回答。

    他一揚手,湖水組成的巨|龍再度騰空而起,朝著水面的錢元水撲去。

    這是要,痛下殺手!

    西門天浩見狀陡然從石臺上站了起來,漫谷的雪花似乎被他渾身散發出的氣勢一震,紛紛呼嘯著筆直地朝四周射出,乒乓擊打在山壁上,在石壁上留下了無數的坑坑洼洼。

    分神境強者一怒,威勢便如此駭人。

    “你敢殺他?”

    西門天浩一字一句厲聲說道。

    即便此時出現的他只是虛影,但是他散發而出的殺氣卻穿透影像而來,使得撫仙湖的湖面都結上了厚厚的一層冰。

    這就是分神境強者的殺意,殺機一起,冰封千里。

    張易冷冷回答:

    “有何不敢!”

    說完之后,他手一揚,巨|龍頓時咬住湖面錢元水,一口就將錢元水咬成了碎片。

    破碎的尸體緩緩沉入湖中,血液隨著水波蕩漾。

    慘死當場!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