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400章 齊家的面子

第400章 齊家的面子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真元球的中心,居然浮現出了一個精致小巧的聚靈陣。

    只見這個聚靈陣以真元球為陣基,迅速開始運轉起來。

    真元球本身就是容納靈氣的上佳材料,所以當聚靈陣運轉起來之后,周圍的靈氣迅速匯聚起來,在真元球附近慢慢運轉。

    一時之間,臺上的一眾女道士都感受到了一陣充沛的靈氣在周圍激蕩。

    并且令人奇異的是,真元球凝聚過來的靈氣十分柔和,人們在感受到這股靈氣之后,心神不由得放松開來,只覺得一陣莫名其妙的舒暢。

    景秀見狀不由得驚喜叫道:

    “居然真的能夠凝聚靈氣!如果這個寶貝一直放在門派之中,不就等于為門派創建了一個聚靈陣了嗎?并且這個聚靈陣的效果超乎預料的好,甚至還能安定心神!”

    一幫年輕女道士見轉也不由得欣喜起來。

    當有了這個真元球之后,她們的修行速度也將會比從前快上不少。

    而這一切,全都歸功于眼前這個戴墨鏡的年輕人。

    張易將真元球重新放下,真元球卻依然還在源源不斷地匯聚靈氣。

    他已經激活了真元球之中的聚靈陣,以后這個聚靈陣完全可以自主運轉。

    這樣的神奇效果使得所有人為之驚嘆。

    景秀首先上前恭敬地行了一禮:

    “這位居士果然見識非凡,不僅識得此寶物,還能激發其功能!這一次,算是我瑤池派欠居士一個人情。以后居士如果遇到什么難處,還請盡管向我瑤池派開口。”

    臺下的普通人們聽到景秀的話后,不由得紛紛朝著張易投來羨慕的目光。

    能得瑤池派的一個人情,那么簡直意味著這個墨鏡男子有了一座大靠山!

    瑤池派掌門景秀可是金丹境的高手,能夠得她罩著,這個墨鏡小子將要飛黃騰達了。

    別說普通人,就連一幫女道士也不由得認為,掌門開口就是一個人情,會不會顯得太過了?

    當即有一個年輕女道士不由得說道:

    “掌門,給這個小子幾百萬打發算了!要是欠他一個人情,唯恐他得寸進尺,日后利用這個人情索要過分的好處!”

    景秀卻怒道:

    “閉嘴!人家居士好心幫助我們解開真元球的奧妙,你們卻一個個狗眼看人低不斷冷嘲熱諷!現在你們全部向這位居士道歉,否則別怪我責罰!”

    有了這個真元球之后,瑤池派等于得到了一個完好的聚靈陣,將會使得門派中弟子修煉速度極大提升,這等于是能提升整個門派的實力。

    景秀看得深遠,自然知曉這一切意味著什么。

    這樣的功勞別說一個人情,就連十個人情都劃算!

    一幫女道士被景秀一番斥責,只能不情愿地沖著張易說道:

    “對不起!”

    張易到沒有介意,他反而沖著景秀問道:

    “不知景秀掌門可否告知,這真元球得自何處?”

    剛才張易在激活真元球的時候,赫然發現真元球之中并沒有修真世界天工派留下的門派烙印。

    這極可能說明這個真元球并非來自于修真世界,而是很可能來自于地球本身。

    如果能夠得知這個真元球的出處,那么或許能夠為張易解開不少謎團。

    然而隨著張易問出這個問題之后,景秀卻面露難色。

    一幫年輕的女道士不由得指責起張易來:

    “你這個人好沒禮貌!你懂不懂修真界的規矩?這是門派隱秘之事,你怎么可以這樣就當面發問?”

    張易也知道確實如此,于是補充說道:

    “我們可以換個地方再談,我也可以支付信息的報酬。”

    景秀這個時候卻說道:

    “居士,貧道并非這個意思。而是……這樣吧,如果居士在三日后能夠來我們瑤池派做客,到時候貧道再和居士慢慢細談。”

    張易聽到這里,知道不可勉強,于是說道:

    “好,那就三日后再見!”

    說完之后,張易便告辭打算離開。

    這個時候,忽然見幾輛汽車居然氣勢洶洶地開上了購物街,一路行馳到瑤池派搭建的高臺前才停了下來。

    周圍的普通人見到這些汽車時候,似乎認出了車主的身份,一個個忽然大氣都不敢出。

    就連臺上的那幫女道士們都面色微變,似乎知道來者不善。

    隨后只見車上下來了一群人高聲叫道:

    “齊家和榮家辦事,不想死的趕快滾!”

    周圍的普通人們聽到之后哪里還敢逗留,紛紛朝著遠方逃去。

    街邊的商鋪也急忙關門,似乎唯恐被卷入紛爭之中。

    轉眼之間,熱鬧非凡的購物街居然變得冷冷清清,一個路人都看不到。

    只見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在這幫人的簇擁之下走來,卻正是之前被張易打過的榮少和齊嘉欣。

    只見齊嘉欣指著站在臺上的張易怨毒地叫道:

    “就是那個戴墨鏡的小子打得我們!”

    當即,這群人迅速將整個臺子都包圍起來,一個個面色不善地盯著張易。

    跟著,只見到人群之中走出一個身穿挺直西裝的中年男子,他沖著張易怒道:

    “小雜種!你倒是真夠膽子,居然敢在格木市當眾打我齊天放的寶貝女兒!”

    來人,正是格木市齊家的家主,齊天放。

    齊家,乃是格木市兩大家族之一,號稱半天云!

    而另一半,則是格木市的另一大家族,榮家。

    一聽到是齊天放之后,臺上的那一幫女道士個個面色劇變:

    “不好!這小子居然打了齊天放的女兒!他居然闖下了這么大的禍!”

    “齊天放可是堂堂四級覺醒者,乃是實力和我們掌門差不多的大人物!”

    “現在怎么辦?要是讓齊家認為我們和這個小子是一伙的,那就麻煩了!”

    ……

    在女道士們的驚恐之中,張易卻神色自若。

    反倒是瑤池派掌門景秀不由得沖著齊天放問道:

    “齊家主,這位居士和貴千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這位居士和我瑤池派有緣,可否看在貧道的面子上雙方和解?”

    “誤會?”

    齊嘉欣冷笑一聲:

    “這個臭小子當眾扇我耳光?這叫做誤會?這種誤會,又怎么可能和解得了?”

    齊天放似乎和景秀認識,他沖著景秀說道:

    “景掌門,我勸你不要管這件閑事!我們齊家和榮家容許你在格木市公開收徒,已經是格外開恩了!你莫要不知進退!這個小子今天老子殺定了!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他!”

    景秀見得齊天放說得如此嚴重,知曉齊天放是動了真火了。

    齊天放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打她女兒就等于打他,所以齊天放已經起了殺心。

    在齊天放盛怒之下如果真的和齊天放頂撞,那么就相當于正式開戰了。

    景秀不由得面露難色,要讓她因為一個外人而導致整個瑤池派和齊家開戰,這個決心她下不了。

    一幫年輕女道士也不由得向景秀紛紛勸道:

    “掌門,就不要管這個小子了!反正他得罪了齊家,就注定死定了!”

    “是啊掌門,如果我們幫他,這等于是讓我們瑤池派和齊家開戰啊!我這么年輕,我真的不想死!”

    “齊家和天墉城有著莫大的關系,一旦我們和齊家開戰,天墉城一定會幫齊家。到時候我們根本打不過啊!”

    “對啊掌門,我們別管了,趕緊走吧!”

    ……

    在一幫年輕女道士的勸說之下,景秀臉上的猶豫之色越來越濃。

    張易卻開口對景秀說道:

    “景秀掌門,他們是來找我的,此事與你們瑤池派沒有關系。你莫要為難,離開此地就是。”

    那幫年輕的女道士們聽到這話,更是勸得起勁:

    “掌門,你看人家都說了不要我們幫,我們何必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

    “就是,我們走好了,不要管他了!反正這話是他自己說的。”

    “這件事本來就是他自己惹出來的,后果也就該由他自己承擔!算他還有自知之明,沒有纏著我們!”

    ……

    年輕的女道士們越說越起勁,景秀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夠了!”景秀最終沖著女道士們怒道,“你看看你們一個個,不幫忙也就算了,還居然有幸災樂禍之意!你們說出這樣的話,真是丟我們瑤池派的臉!”

    一群女道士們被斥責一頓,不由得閉上嘴|巴不敢說話。

    而齊天放、齊嘉欣和一幫齊家的人,則站在一旁面帶嘲諷看著一切。

    在他們的眼中,這就是齊家的權勢。

    齊家一開口,就連瑤池派都得內部起分歧。

    景秀此時滿臉慚愧,不由得對張易說道:

    “居士剛剛幫助我們瑤池派開啟了真元球的秘密,而如今卻要我們拋棄居士見死不救,實在是……”

    張易淡淡說道:

    “無妨,只要景秀掌門能夠信守承諾,三天后我上瑤池派再和掌門慢慢商議,今天你們就先離開吧。”

    景秀聽到這話不由得嘆氣一聲:

    “如果這位居士三日后能來我們瑤池派,貧道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張易淡淡說道:

    “那就一言為定了。”

    景秀長長嘆息兩聲,最后鄭重地沖著張易行了一禮:

    “這次就對不住了,居士。”

    張易面色如常,沒有絲毫反應。

    說完之后,景秀沖著一幫女道士一揮手:

    “我們走。今日之事,實在是我們瑤池派的黑點啊!哎……”

    說著,景秀就頹然走下臺,朝著遠方而去。

    一群年輕女道士們歡呼一聲,便雀躍地跟著景秀一同離開。

    齊家的人讓開一條道路,仍由她們離去。

    等到瑤池派所有人離開之后,齊家的人們紛紛重新圍了上來,一個個滿目猙獰地盯著臺上張易。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