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590章 這個糟老頭子最弱!

第590章 這個糟老頭子最弱!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指揮部之中,三人沉默了好半晌。

    最后還是東方亦塵首先開口說道:

    “邪心閣大乘境的恐怖強者一降臨,那么地球真的保不住了。我建議,我們現在應該立刻停止鎮壓叛亂,而是先占據地球辦事處的傳送陣臺!一旦地球真的毀滅,那么我們必須立刻摧毀傳送陣臺,以免邪心閣的強者從時空通道追殺到玄黓星上來!”

    這個建議卻使得人們心中充滿忐忑。

    畢竟邪心閣有能力降臨到地球,難道還沒有能力降臨到玄黓星嗎?

    但是人們又不由得心懷僥幸,畢竟那些天外來客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都喜歡往地球降臨。

    而玄黓星上除了地球降臨過之外,似乎沒有別的天外來客降臨過。

    云詩卻開口說道:

    “我得到門下弟子匯報,地球辦事處此時已經被無妄界的人占據。看來無妄界的人恐怕也是和我們一樣的主意,打算局勢有變就摧毀時空通道。我已經派出弟子去和無妄界的人溝通,想來很快就能夠知曉無妄界的具體打算了。”

    東方亦塵于是說道:

    “那我們現在該討論的是,地球毀滅之后的時代中,我們地球勢力如何在玄黓星上立足,如何將地球文明延續下去。如果張易和凌天逸真的戰死在地球上,那么我們在玄黓星上這點人手對上他們玄黓星的本土門派將無法占據優勢!為了保證地球文明能夠延續,我們只能夠和玄黓星門派求和了。”

    地球毀滅,那么地球的精銳將會一同隨之陪葬。

    并且如果張易和凌天逸戰死,那么玄黓星上所剩下的地球勢力,將會面臨嚴峻的生存難題。

    畢竟自從三年前那場大決戰之后,玄黓星人對于地球人的仇視還沒有完全消除。

    并且戰后的清算之中,由于多種復雜的原因,使得玄黓星上本土門派的力量并未得到有效消滅,使得玄黓星本土力量依然強大。

    一旦玄黓星人知曉地球勢力面臨的困境之后,他們一定會落井下石,甚至趁機消滅地球勢力。

    所以在東方亦塵看來,一旦地球毀滅。那么玄黓星上的地球勢力根本打不過那些本土勢力,到時候除了求和保全之外,再無其他退路。

    劉墉卻忽然說道:

    “我是跟張爺混的,除非張爺讓我住手,否則我不可能停止對玄黓星的鎮壓!更不可能向玄黓星求和!”

    劉墉知曉玄黓星上隱藏著一條通往搖光星的時空通道,所以他毫不擔憂退路。

    東方亦塵這個時候忍不住問道:

    “劉教主,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退路的話不妨說個明白!”

    劉墉卻懶洋洋地掏起了耳朵,對東方亦塵的話毫不理會。

    當初張易交代過劉墉一定要保密,所以劉墉當然不會說。

    而云詩這個時候卻忽然站起來說道:

    “我將要前往地球辦事處通過時空通道回到地球,我已經將峨眉掌門之位交給我的大弟子臨時替代,如果我回不來,那么我的大弟子將能夠繼承峨嵋掌門率領峨眉弟子。到時候峨眉的香火在玄黓星延續,還請東方盟主和劉教主對我峨眉派多多關照。”

    聽到云詩的話,劉墉和東方亦塵都不由得大吃一驚。

    如今地球正要面臨毀滅的危機,地球上的人都巴不得往玄黓星上逃,這個時候云詩居然想要回到地球?

    劉墉當即忍不住說道:

    “云掌門別激動啊!會有退路啊!相信我,我們絕對不會走上絕路的!”

    劉墉知曉峨眉派和張易關系一向很好,所以在劉墉看來,張易定然不會反對云詩從時空通道前往搖光星避難。

    云詩卻搖了搖頭說道:

    “我意已決!我從小生在地球長在地球,是地球養育了我。在如今地球要毀滅的關頭,我將會和我的母星還有……所喜歡的人在一起!”

    說完之后,云詩翩翩離去。

    指揮部中的劉墉和東方亦塵不由得目瞪口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一向看似溫柔清雅的云詩,居然也有如此剛烈的一面。

    ……

    在地球和玄黓星兩個世界為之慌亂的時候,地球現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向天宇和盧倩倩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恭敬地立在司馬子哲身后。

    司馬子哲傲然看著凌天逸、張易二人沉聲說道:

    “我邪心閣缺兩條狗看門狗,你們既然是地球最強者,便可有資格入我邪心閣當看門狗!”

    司馬子哲這話,毫無疑問無禮至極。

    他居然要將地球最強者收入邪心閣做看門狗,那無疑是對整個地球的侮辱,想要徹底打斷地球的脊梁,讓地球乖乖認命。

    凌天逸聞言怒道:

    “我凌天逸頂天立地!只會做人不會做狗!螳臂當車雖然被笑自不量力,但是其卻勇氣可嘉!你們邪心閣雖然強大,但是我凌天逸絕對不會就此認命!”

    口中這樣說著,但是凌天逸的心中已經充滿了絕望。

    這一刻,他已經做好了戰死在這里的準備。

    就是死,也絕不讓這幫外星人們小看了地球!

    司馬子哲聞言笑道:

    “原來是塊硬骨頭!那就讓我打斷你的骨頭,將其一塊塊捏碎,到時候看你還硬不硬得起來!”

    說著,司馬子哲就要動手。

    張易這個時候忽然開口:

    “可否告知,為何邪心閣要入侵地球?”

    司馬子哲停下手,冷笑道:

    “看來你想要死個明白!那我就告訴你,地球乃是法源之星,道源之本……算了,以你的眼見和知識,根本聽不懂這些。與其和你多費唇舌,還不如送你歸西!看你們乃是無知后輩,本座就讓你們先出手,免得旁人說本座以大欺小!”

    說到此處,司馬子哲已經不愿過多解釋。

    他淡定地懸浮半空,等待張易和凌天逸的進攻。

    凌天逸長嘆一聲,沖著張易開口說道:

    “張易!你我今日能夠一同戰死此地,死而無憾矣!只是可惜,你我并無機會一決高下了!”

    以前凌天逸一直將張易看作是最大的敵人,一門心思想要和張易分出個勝負。

    但是如今看來,他卻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張易卻扭頭對風紫煙說道:

    “一會那個老頭就交給你對付了!”

    風紫煙第一次打架,不由得充滿緊張忐忑:

    “那老頭會不會很厲害啊?我會不會打不過他?要是我打不過他會不會被他一頓猛揍?到時候會不會很疼啊?你不會來救我啊?”

    一連串的問題頓時被風紫煙問出,顯然她對打架這種事情并沒有什么經驗。

    以前她獨自漂浮冷漠廣闊的宇宙,連一個和她說話的人都沒有,更別說和人打架了。

    張易卻安慰道:

    “別怕,那老頭是最弱的一個,他打不過你的。更何況你無論體積還是年齡都那么大,那老頭那么小,他怎么可能會是你的對手?只不過你一會得把他引到外太空去打,我允許你使用全力,但是不能波及到地球!”

    風紫煙急忙緊張問道:

    “也就是說我可以不用輕手輕腳了?到時候你可不許罵我!并且萬一我打輸了,你一定要來救我!”

    張易不耐煩地點點頭: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

    風紫煙得到了張易的保證,這才放心地朝著司馬子哲飛去。

    她來到司馬子哲面前,有些心虛和色厲內荏地沖著司馬子哲叫道:

    “老頭!我要和你打架!”

    她雖然故意做出一副很兇的模樣,但是誰都看得出她底氣不足。

    司馬子哲沒想到一個小丫頭居然敢在他面前叫他老頭?

    這頓時讓司馬子哲眼中厲色閃爍:

    “無禮蠢女!我賜你死罪!”

    說完之后,司馬子哲淡淡一揮手。

    一道恐怖的力量頓時產生,兇猛地朝著風紫煙而去。

    司馬子哲畢竟是大乘境的強者,他的隨便一出手,都相當于合體境強者全力一擊。

    他雖然只是隨手一揮,看似平淡無奇,但是實則這是大乘境對力量掌控入微的結果。

    這一揮手的力量沒有絲毫外泄和擴散,但是這力道絲毫不輸于向天宇之前毀滅一座城市所使用的無間圣變。

    兇猛的力量頓時一下子就打在了風紫煙的身上。

    “呀——!!!”

    風紫煙嚇得一下子就花容失色,尖叫起來。

    但是……卻似乎并未造成什么后果。

    在外人眼中,甚至在司馬子哲、向天宇、盧倩倩和凌天逸眼中,那兇猛的力量撞擊在風紫煙身上,本該將看似柔弱的風紫煙撕得粉碎。

    然而這力量落在風紫煙身上,卻宛如石沉大海一般就此沉寂消失。

    只有張易知曉,風紫煙雖然沒有刻意防御這一招,司馬子哲的那一招也十分兇猛能夠毀滅一座城市。但是這種毀滅城市的力量打在一顆比地球大幾千倍的氣態巨行星上,那根本無異于是拍灰吹氣一樣造成不了任何效果。

    “咦?一點都不疼啊!”

    風紫煙先一陣疑惑,隨后又欣喜起來:

    “看來張易說得沒錯!老頭你果然是最弱的一個!你打我一點都不疼!”

    之前張易騙風紫煙說這老頭是最弱的一個,風紫煙還心有余慮。

    但是隨著風紫煙挨了老頭一下打之后居然發現不疼也沒有受傷,這頓時讓風紫煙將張易的話當真了,以為張易真的是大好人,把最弱的一個留給她來對付。

    聽完風紫煙的話之后,就連邪心閣的向天宇和盧倩倩都滿面疑惑地望向司馬子哲。

    他們二人不由得疑惑難道他們邪心閣的八長老司馬子哲剛才只是隨意出手警告一下風紫煙,并未真的下狠手?

    否則剛才的拿一下啊,究竟該如何解釋?

    但是根據向天宇和盧倩倩對司馬子哲的了解,他們的這個長老可不是這種心善之人,恰恰相反司馬子哲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出手必定要取人性命。

    不僅這兩人疑惑,就連司馬子哲也不由得一愣。

    他剛才的那一出手雖然只是隨手一揮,但是也不至于出現這樣的結果啊。

    尤其風紫煙的那一句“老頭你果然是最弱的一個”,這句話氣得司馬子哲七竅生煙,差點沒吹胡子。

    身為邪心閣堂堂長老,放眼整個修真世界誰敢對他如此不敬,誰敢對他說出這種無禮之話?這簡直就是對司馬子哲的莫大羞辱!

    當即司馬子哲陰狠地盯著風紫煙說道:

    “原來是隱藏了修為,想要扮豬吃老虎?小娘皮你有種!今天本座不把你剝皮抽筋,那么本座就此退出邪心閣!”

    說到這里,司馬子哲已經是殺意狂涌,就要出手殺了風紫煙。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