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641章 恩將仇報

第641章 恩將仇報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按照煉神宗的規矩,完成任務之后需要取回證據證明任務無誤。

    而這一次捕殺鄭興的任務,就是需要依靠鄭興的腦袋回去交差。

    殺了鄭興之后,梅詩茗還在驚恐尖叫不停。

    張易和風紫煙自然懶得理她。

    張易取了鄭興的頭顱之后,便帶著風紫煙就要離開。

    然而這個時候,梅詩茗卻不由得怒叫起來:

    “風紫煙!你給我站住!”

    風紫煙和張易不由得回過頭,不知道這個梅詩茗還想要干什么?

    只見梅詩茗沖到風紫煙面前,冷聲問道:

    “風紫煙!你剛才是故意的吧?我知道你一直恨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

    風紫煙疑惑說道:

    “沒有啊!我是在救你啊!”

    梅詩茗卻越發生氣:

    “剛才那柄刀只需一用力就能夠殺死我!你要救我難道不會換一個安全的方式?你那樣冒冒失失地沖過來,明明就是想要置我于死地!你這個賤人!”

    說到這里,梅詩茗猛地揚起手掌。

    她一巴掌狠狠朝著風紫煙的臉上扇來,竟然是想要打風紫煙的耳光。

    風紫煙救了她的性命保住了她的清白,她竟然想要恩將仇報!

    然而。

    她的手掌還沒能落到風紫煙的臉上,就已經被張易一把抓住。

    張易的手掌猶如鐵鉗一般牢牢鉗著梅詩茗的手腕,使得她的手腕無法再前進分毫。

    梅詩茗不僅掙扎不脫,反而還只覺得自己的骨頭都快被張易捏碎。

    她痛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同時怒道:

    “你這個低賤的外門弟子!快快放開我!我乃是梅家小姐!是你惹不起的人!”

    張易緊緊抓著梅詩茗的手,冷聲說道:

    “我現在后悔了,我當初就不該讓紫煙救你!紫煙救了你,你居然還想要打她?我看真正該打的,是你!”

    說完之后,張易揚起巴掌,狠狠抽在了梅詩茗的臉上。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徹夜空。

    梅詩茗整個人被張易一巴掌抽得立足不穩,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她的嘴唇被這一巴掌打破,殷紅的血液流了出來,白皙的臉頰也變得烏紫一片,高高腫起。

    梅詩茗被這一巴掌抽得頭暈眼花,她捂著臉頰不可思議地說道:

    “你……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敢打我?”

    張易冷笑一聲:

    “看來是還沒打夠!”

    說完,張易伸手揪住梅詩茗的頭發使得她的臉龐昂起來,然后另一只手用來地繼續朝著梅詩茗扇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巴掌又一巴掌,張易一連扇了總共十巴掌,才終于停住手。

    此時的梅詩茗,臉上已經腫得快要變成一個豬頭,估計連她媽都都認不出來。

    她口鼻流血,牙齒都被打掉了兩顆。

    此時梅詩茗不由得哭泣起來:

    “你居然真的敢打我?從小到大還沒有人這樣打過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梅詩茗出身在修真世界,從小錦衣玉食,旁人對她不是寵溺就是阿諛奉承,別說打她就連語氣稍微重一點對她說話的人都沒有。

    然而今夜所發生的事情,完全顛覆了梅詩茗的認知。

    先是她被人劫持作為人質,其次她差點被殺差點被侮辱,如今更是被人狂打耳光。

    這樣的變故,讓梅詩茗至今都沒能回過神來。

    張易聽到梅詩茗的話,眼中一片森冷:

    “居然還敢威脅我?看來留你不得!”

    說道最后,張易渾身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殺意。

    這一刻,張易是真的動了殺心。

    這個梅詩茗實在太過分,她沖別人任性張易不管,但是今夜她想要打救了她性命的風紫煙,還出口威脅張易,那么張易就不介意捏死她。

    張易如今人王決六層實力的殺心一起,這片密林中的溫度頓時驟降。

    甚至在草地和樹葉之上,都凝結出了一層寒霜。

    轉瞬之間,這片密林仿佛在瞬間進入到了冬天一樣。

    他充滿殺意的眼睛森冷地盯著梅詩茗,就要出手殺死她。

    “不……不要啊!!!”

    梅詩茗在如此陰森殺意的注視之下,不由得恐懼得尖叫起來。

    她的身軀在如此恐怖的殺意之下瑟瑟發抖,更是在低溫之中如墜冰窟,連口鼻之中浮出的氣都變成了一片白霧。

    這一刻,梅詩茗真正感受到了生死威脅。

    之前鄭興雖然挾持了梅詩茗,但是也想要用梅詩茗脫困。所以鄭興對她的殺意,充滿了猶豫不決。

    然而此時梅詩茗所感受到張易的殺意,是那么深刻明顯,她能夠清晰感受到張易是要毫不猶豫地殺死她,就宛如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這樣恐怖的殺意,使得梅詩茗只感覺靈魂都在戰栗。

    此時此刻,梅詩茗不由得匍匐在這種殺意之下,恐懼得嘶聲尖叫,不敢升起任何反抗、逃竄或者懷疑之心。

    “求求你!我知道錯了!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殺我!”

    梅詩茗急忙跪在張易的面前,哭泣哀求

    張易單單殺意一起,就使得梅詩茗在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然而,張易怎會因為一句求饒就罷手。

    他面上毫無表情,沒有任何喜怒哀樂,宛如殺死梅詩茗對于他而言是一件再正常和輕易的事情。

    他揚起手,就要朝著梅詩茗的天靈蓋按下。

    只要他的手按在了梅詩茗的天靈蓋上,那么即便是華佗在世也救不了梅詩茗的性命。

    然而這個時候,一只白膩柔荑玉手卻輕輕抓住了張易的手。

    這只玉手上雖然沒有用上什么力氣,但是阻止的意圖十分明顯。

    張易疑惑扭過頭,他知曉是風紫煙。

    只見風紫煙用烏黑的眼睛望著張易:

    “張易,剛才你看到我要被人打,就那么激動!你是不是很在意我啊?”

    張易皺起了眉頭:

    “風紫煙,我以為你是要阻止我殺人。”

    風紫煙這才猛地記起自己的打算來:

    “哎呀!顧著看你我都差點搞忘了!我就是想要勸你不要殺她了!”

    張易望著這個傻乎乎的風紫煙充滿無奈:

    “為什么?”

    風紫煙說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若是看到陌生的人死,我不會覺得什么。但是如果看到認識的人死,我就會非常不希望他死,要是認識的人死了我就會難過。”

    張易不由得問道:

    “就因為這個?”

    風紫煙點點頭:

    “嗯!你也不想我難過對吧?張易,你不要撒謊,我知道你疼我!否則剛才她要打我,你干嘛那么大反應?”

    張易將手從風紫煙掌中抽了出來:

    “她我可殺可不殺,你想要她活,那我就讓她活。這和關心你沒有半點關系。”

    說完之后,張易轉身就走。

    風紫煙笑嘻嘻地追了上來,想要去拉張易的手,然而卻被張易避開了。

    然而兩人走了一陣,不由得停下腳步回過頭。

    原來梅詩茗居然一直跟在兩人身后。

    隨著兩人回頭望來,尤其是張易望來時,梅詩茗嚇得渾身一哆嗦隨后忍不住跪在了地上,開口求饒道:

    “我不是有心跟著你們!我實在是好害怕,不敢一個人停在原地!”

    今夜遭受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梅詩茗只覺得自己的膽子都快要被下破了。

    此時她就猶如一只受驚的小獸,瑟瑟發抖。若是讓她一個人停留在黑暗的林中,她唯恐什么時候又會再出現什么兇徒惡匪。

    “求求你們,讓我跟你們一起走吧!我真的知道錯了!嗚嗚嗚嗚……”

    梅詩茗一邊跪地求饒,一邊哭泣起來。

    風紫煙剛要開口同意,張易卻說道:

    “先給風紫煙磕頭道歉!”

    張易一說話,梅詩茗不由得渾身一顫。

    方才張易那恐怖的殺意,已經讓在梅詩茗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使得梅詩茗不敢有任何反抗之心。

    對于張易的命令,梅詩茗想都不敢多想就選擇了服從。

    她急忙沖著風紫煙磕了三個響頭,同時道歉:

    “風師姐,我錯了!求求你讓我跟你們一起走!”

    風紫煙開口說道:

    “好啊!”

    梅詩茗急忙說道:

    “謝謝風師姐!謝謝張……”

    梅詩茗想要叫張師弟,但是這個時候她已經不敢對張易有絲毫不敬,所以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喊。

    張易卻根本懶得理她,帶著風紫煙就繼續前行。

    梅詩茗急忙站起來,跟在二人身后寸步不離。

    張易的殺意帶給了梅詩茗一種嫉妒的恐怖,但是卻也給梅詩茗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威懾力和一種安全感。

    現在梅詩茗冷靜下來之后也已經開始漸漸明白,張易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

    尤其張易之前一把捏住梅詩茗的手腕,使得梅詩茗根本沒有辦法掙脫,甚至骨頭都差點被張易捏斷,這就足夠說明張易的實力絕對更在梅詩茗之上。

    最為突出的就是張易那恐怖的殺意,梅詩茗即便在自己家族的老祖身上,也沒能看到過恐怖到這種程度的殺機。

    她甚至覺得,張易的殺機甚至比梅家最強者都要還要強上無數倍。

    張易,絕對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強者!

    他絕對不是如同外表看起來那么簡單,也絕對不會是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

    一瞬間,梅詩茗看明白了很多。

    而在也是這一刻,梅詩茗突然意識到,她自己居然有一種屈服強者的情結。

    以前梅詩茗從來沒有發現過這一點,然而當她頭一次向張易下跪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享受這種屈服于強者給她帶來的安全感和快感。

    尤其當她開始無條件地服從張易的命令之后,更是讓她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也是在張易身上,梅詩茗開始真正認清了自己,認清了她那種屈服強者的情結。

    此時梅詩茗的眼中盡是張易的身形的,張易的一舉一動都會使得她變得緊張忐忑,張易的任何一個意圖都會使得她毫不猶豫就去完成。

    甚至張易的腳步稍稍停頓,她都忍不住跪下來等候張易的命令。

    只有這樣,才能夠滿足她那種受虐狂一般的心理。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