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677章 宋天海的請求

第677章 宋天海的請求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為了能夠攀附上張易這棵大樹,從而得到莫大的地位、財富和權勢,所以宋艷秋可謂是在宋雨欣身上不惜血本地培養她,試圖將她培養成宋語瑤第二。

    同時宋艷秋也在等機會,等待一個能夠將宋雨欣推薦到張易面前的機會。

    而今天,她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

    現在,就看她的女兒宋雨欣能不能夠打動張易,取得張易歡心了。

    然而讓宋艷秋失望的是,宋雨欣坐在張易身邊之后就一直一言不發,這和之前宋艷秋交代的完全不一樣。

    宋艷秋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于是開口說道:

    “雨欣,快再敬張少主一杯酒啊!你自己也要喝,多喝點這樣才表示敬意。”

    在宋艷秋的心中,喝了酒之后往往聊天更聊得開,同時也方便拉近兩個人的感情。

    尤其如果喝醉之后,更是容易酒后亂|性,這樣一來她宋艷秋的目標就達成了。

    宋雨欣聽到母親的話之后,猶如一個機器人一樣端起酒杯沖著張易說道:

    “張少主,我再敬您一杯。”

    說完之后,宋雨欣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張易卻神色復雜,似乎陷入思索之中,一動不動。

    宋艷秋這個時候卻沖宋天海說道:

    “大哥,你也希望自己的外甥女有個好前程吧?你倒是幫著說兩句話啊!”

    宋天海干咳兩聲,然后沖著張易說道:

    “小易啊,如果你能夠重新開始,那么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你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哎,你們年輕人自己的事情,你們自己做主吧。”

    說完之后,宋天海不由得想到了女兒宋語瑤,他也同沈玉茹一同暗暗垂淚。

    他們何嘗不希望張易能夠和宋語瑤結合,但是如今的現實是宋語瑤八成是回不來了,他們也無法阻攔外甥女有個好歸宿。

    與其讓張易成為別家的女婿,那么還真的不如讓張易成為宋家的女婿。

    宋艷秋聽得宋天海也同意了,不由得開口對張易說道:

    “小易啊,你覺得怎么樣?雨欣還合適吧?只要你點個頭,那么今晚你就來我家住吧。你們年輕人單獨在家里好好玩,我去外頭住。”

    張易抬起頭,沖著宋艷秋說道:

    “阿姨,我已經說過的,我這輩子非宋語瑤不娶。”

    張易語氣冰冷,顯然態度并沒有松懈。

    這讓宋艷秋聽完不由得有些泄氣。

    不過宋艷秋并不罷休,她開口說道:

    “真是好孩子啊!你對語瑤這樣癡情,語瑤若是有知也一定心滿意足了。那這件事阿姨就不再提了,不過有件事阿姨還得求你。那就是阿姨和雨欣也想要學修煉,但是讓外人來教我們也不放心,再加上這世上若是論修煉那么自然是小易你最厲害了!所以呀,阿姨我們就在想,你既然來到了云樂市,那不如多待兩天教教阿姨和雨欣修煉如何?這點小事,還請小易你千萬不要拒絕啊!”

    說完之后,宋艷秋暗暗伸出手又在宋雨欣的腰上捏了一下。

    宋雨欣于是抬起頭來,開口說道:

    “張易哥哥,求求你教我修煉。”

    看到女兒開口,宋艷秋才滿意下來。

    但是為了生怕不保險,她又急忙沖著宋天海狂使眼色。

    宋天海也只能嘆氣說道:

    “小易,叔叔求求你,你就多留幾天教教她們修煉吧。”

    面對宋艷秋和宋雨欣的懇請,張易可以完全無視。

    但是面對宋天海的請求,張易卻不能拒絕。

    最終張易只能說道:

    “宋叔叔,還請不要這樣客氣。修煉是小事,這樣吧,我就多留一天,這一天我會盡力教她們。一天時間,足夠引領她們入門了。而一天之后,我也還有要事處理只能離開。”

    一天,已經是張易能夠忍受的極限,這還是完全看在宋語瑤父親的請求上他才答應的。

    所以一天之后,無論如何張易會毫不客氣地離開。

    宋艷秋一聽張易答應,不由得大喜:

    “那阿姨就謝謝小易你了!只有一天的時間看來很緊啊,雨欣,我們一定要日夜抓緊時間跟著小易學習,不能辜負了小易的一番好心啊!雨欣!你這孩子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謝謝人家!”

    宋雨欣繼續端起酒杯:

    “張易哥哥,我謝謝你,再敬你一杯。”

    說完之后,宋雨欣繼續面無表情地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在宋家別墅的這場晚宴,終于很快結束了。

    隨著天色漸晚,一眾親戚也都紛紛起身告辭。

    這個時候宋艷秋開始邀請張易去她家傳授修煉,張易既然答應過,便也不會拒絕。

    至于宋艷秋的心思,張易并非不明白。

    然而張易雖然心似明鏡,然而當他看到宋雨欣那張和宋語瑤一模一樣的面孔時,他的感情總會沖擊他的理性,使得他越來越快要將宋雨欣和宋語瑤兩個人重疊在一切,幾乎感覺快要分不清了。

    水中月,鏡中花。

    虛幻和美好,讓人難以抵擋如此迷幻美夢。

    張易重活這一世,前世的執念絕大部分他都已經解決了,然而偏偏宋語瑤今世再生變故,這頓時成為了張易今世最大的解不開的執念。

    宋艷秋親自開車,她安排宋雨欣和張易坐在后排座位。

    豪華的汽車開始行馳起來,朝著宋艷秋的別墅而去。

    張易和宋雨欣坐在后排座位上一言不發,倒是宋艷秋在前頭一邊開著車還一邊說個不停,極力地撮合張易和宋雨欣。

    沒過一陣,車輛終于行馳到了宋艷秋的別墅之中。

    宋艷秋熱情地招呼著張易進入別墅,然而張易進來之后卻發現別墅之中進入沒有旁人。

    張易當即問道:

    “李叔叔他們呢?”

    宋艷秋本該還有一個老公,兩個女兒,宋雨欣是最小的三女兒。

    然而此時別墅之中,卻一個人都看不到。

    宋艷秋回答:

    “我那死鬼,早回老家去祭祖了。而我的兩個女兒都在考研,她們都在學校里住。”

    其實這一切,是宋艷秋特意的安排。

    宋艷秋名下房產不少,這一座別墅是她專門用來準備讓張易和宋雨欣獨處,讓兩人慢慢發展感情的。

    這個時候,宋艷秋不由得沖宋雨欣不滿地說道:

    “雨欣,還愣著干什么?快幫客人換拖鞋啊!”

    宋雨欣聽到母親的話,面無表情地來到張易身邊打算為張易換拖鞋。

    張易開口說道:

    “不用如此,我自己來就好。”

    說著,張易就在椅子上坐下打算自己更換。

    宋雨欣這才站朝一邊去。

    宋艷秋見狀,不滿地說道:

    “雨欣你這孩子,人家說不用那是客氣,你還真的就不去幫忙啊?小易你別生氣啊,阿姨來幫你換。”

    說著,宋艷秋自己急忙跑到張易面前蹲下,為張易更換拖鞋。

    張易試圖阻攔,但是宋艷秋執意如此,張易也就只能管她。

    宋艷秋就是這樣一個趨炎附勢的女人,張易早已經看穿了她的嘴臉。

    當年她以為張易是一個窮小子,就對張易冷嘲熱諷極度鄙夷,從來不用正眼去看張易,相反她卻對那趙家富二代極力討好。

    而如今張易身份尊貴了,她就跑過來跪舔張易,甚至身為長輩竟然親自跑來為張易換拖鞋,這種卑躬屈膝諂媚討好可見一斑。

    宋艷秋幫助張易換好拖鞋之后,熱情地招呼著張易來到客廳做好。

    同時她還取出了她珍藏多年的頂級葡萄酒,為張易倒了一杯:

    “小易啊,來到這里就當是自己家一樣,有什么需要盡管和阿姨說,阿姨一定會滿足你的。你先做著稍等一下,我和雨欣去換身衣服就過來聽你傳授修煉。”

    宋艷秋一邊說著,一邊就拉著宋雨欣進入到了臥房里頭。

    進入臥房之后,宋艷秋關好了房門。

    只見她臉上熱情笑意迅速褪|去,等著宋雨欣斥責道:

    “你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之前交給你的那些,你怎么全都不照著做?全程冷著一張臉,你是死爹還是死娘了?”

    宋雨欣開口回答:

    “媽,我不想做宋語瑤,我只想做我自己!”

    宋雨欣從小到大,一直活在一個人的陰影之中,那個人就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宋語瑤。

    宋語瑤或許見過宋雨欣,但是在宋雨欣三歲的時候宋語瑤就已經失蹤,所以宋雨欣對這個所謂的表姐從來沒有半點印象。

    但是盡管如此,她的媽媽宋艷秋卻總是不斷地想要將她培養成宋語瑤。

    宋雨欣從小開始,她每天都要看宋語瑤曾經拍攝的視屏、照片、還有旁人對宋語瑤的描述。而宋雨欣也得不斷地模仿宋語瑤的言行舉止,為的就是能夠和宋語瑤做到一模一樣。

    為此宋雨欣感到十分壓抑,她不想活成另外一個人,她只想要做自己。

    有時候她不由得感到痛恨,她恨自己為什么要和一個別的女人長得一模一樣。

    甚至又一次她在情緒失控之下,還想要毀了她這張和別人長成一樣的臉。

    那一次也是宋艷秋發現及時,所以才阻止了她沒有釀成大禍。

    對這件事宋艷秋一哭二鬧三上吊,直至用自殺來威脅,這才迫使宋雨欣屈服。宋雨欣對此也沒有辦法,誰讓宋艷秋是她的母親。

    宋雨欣屈服,但是卻并不代表她認輸。她一直在心中努力告訴自己,她不是宋語瑤,而是宋雨欣。

    然而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在今天宋艷秋還是終于帶著她去見那個男人。

    對于那個男人,宋雨欣也毫不陌生。

    她從小就被母親宋艷秋訓練,為的就是能夠吸引那個男人的注意,取得那個男人的歡心,并且最終成為那個男人的女人,為宋家帶來無與倫比的財富和地位。

    然而這一切,卻并非宋雨欣想要的。

    她只想要能夠以自己的自主意識來生活,而不是即便成為了張易的女人,也會被張易將她當做是另外一個人。

    這樣的結局,宋雨欣承受不了,所以她才在今天沒有聽母親的勸告,而是冰冷地對待張易。

    她就是希望張易能夠為此討厭她、看不上她,從而避免她那被母親設計好的命運。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