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751章 你們還配活著嗎

第751章 你們還配活著嗎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安娜心中焦急萬分,她知曉此事她的母親萬萬不能說出這句話,否則的話那就是辱罵張少主,徹底和張少主決裂。

    安雪飛面對女兒的焦急,卻只能苦笑道:

    “女兒,識時務者為俊杰,張少主早已經死了,你清醒一點吧!”

    安娜不由一愣,難道母親真的要背叛張少主嗎?

    這個時候,只見安雪飛跪直腰肢,清了清嗓子大聲說道:

    “張易是個小王八蛋!張易死得活該!”

    她重復了一遍夏建國的話,一字不少。

    洞庭派的一幫人再度狂笑不止,猶如取得了某種巨大勝利一般。

    而安娜則滿臉不可思議地望著母親。

    她心中一片黯然,張少主對安家有莫大恩德。而如今僅僅因為張少主遭遇不測,安家就要如此背叛曾經對他們有大恩的張少主。

    這樣一來,整個安家的所有人,以后真的還能夠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做人嗎?

    安雪飛跪在夏建國面前,不由得開口說道:

    “夏掌門,該說的我已經說了,現在貴派可以讓我們離去了吧?”

    夏建國卻面色一冷,猙獰笑道:

    “讓你們走?老子想來講究斬草除根,趕盡殺絕!你們安家既然和我們洞庭派有了仇,那么我們之間就只能分出一個你死我活!今天,安家一個人都不能留,全部都要給我死!”

    安雪飛聽到這話,嚇得急忙說道:

    “夏掌門!我已經乖乖聽你的話,跪在了你的面前,還張口辱罵了張少主,你怎么能夠出爾反爾啊?”

    夏建國冷哼一聲:

    “出爾反爾?老子什么時候答應過要放過你們安家!你個老娘們現在更是沒有資格和老子講條件!你們最好不要反抗乖乖領死,這樣的話說不定老子還會給你們一個痛快!”

    說到這里,夏建國渾身殺意頓時爆發而出。

    周圍洞庭派的弟子也紛紛面色陰冷下來,同時將手中的兵器不斷取出。

    安雪飛跪在地上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整個人仿佛瞬間蒼老了一樣:

    “怎么會這樣……我明明已經很聽話很配合了……為什么還要這樣對我們?”

    她到現在還想不通,她已經滿足了夏建國的一切要求,但是夏建國為何還要滅他們安家?

    他們安家已經和張易決裂,并且在洞庭派面前選擇了退讓,為何對方還要趕盡殺絕?

    早知如此……

    還不如不要背叛張少主,這樣的話死也死得有氣節。

    而如今不僅要死,還要落得一個賣主求生的臭名聲。

    安娜望著母親的樣子,不由得搖頭嘆氣道:

    “媽,我早就已經和你說過會發生現在這一幕的!你最大的毛病,就是以為可以和人講道理。但是這個世界的現實是,你和壞人是永遠沒有辦法講道理的!安家如今落得這樣一個局面,你身為家主難辭其咎!”

    安雪飛頹然坐在了地上,不由得捂著臉哭泣起來:

    “我錯了……我錯了!到了現在,誰還能夠救我們安家?”

    安娜卻取出了自己的法器:

    “不管誰能救安家,現在最主要的是不能引頸就戮!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有骨氣!”

    安家的一眾弟子也紛紛簇擁在了安娜的身邊,他們取出兵器面對洞庭派的一幫弟子,一時之間有了同仇敵愾之感。

    到了這一刻,安家的子弟已經對他們的家主失望透頂,此時他們更愿意和小姐粘在一起。

    安雪飛怔怔地望著能夠增強安家凝聚力的安娜,忽然覺得她的女兒或許才是對的。

    然而此時,卻說什么都晚了。

    巨|龍重傷不起,單單安家的這點力量,根本不是洞庭派的對手。

    即便巨|龍真的完好無恙,卻也不可能是洞庭派背后靠山那個恐怖巨怪的敵手。

    洞庭派掌門夏建國望著一眾安家子弟冷笑道:

    “現在還想反抗?可笑!老子一個就可以殺光你們全部,更別說老子還有不少徒子徒孫在這里!既然你們急著送死,那么老子就成全你們!”

    當即夏建國揚起手來,然后猛地一揮:

    “小的們!殺光他們!”

    一種洞庭派弟子紛紛叫道:

    “我等遵命!殺光安家!”

    當即一時之間,濃郁的殺意將被包圍的所有安家子弟牢牢籠罩。

    洞庭派的一幫人在夏建國的率領之下,就要開始對安家動手。

    夏建國滿臉獰笑,他盯上了安娜。

    只要一舉擊殺了安家現在的領導人安娜,那么整個安家的士氣將會土崩瓦解,到時候要殺那些喪失斗志的安家子弟就容易得多了。

    當即夏建國一樣手掌,渾身真氣急速調動,然后就一掌朝著安娜拍了過去:

    “小婊|子!給老子去死!!!”

    夏建國的這一掌兇猛異常。

    他的掌風強勁呼嘯而去,將安娜周圍保護她的安家子弟都吹得紛紛飛出去。安娜整個人更是被夏建國的掌風攫住,無法逃脫也無法躲避。

    這一掌眼看就要擊中安娜,只要擊中,安娜必死無疑!

    安娜看到這一掌已經將自己鎖定,她的眼中也不由得泛起絕望。

    她很清楚她的實力和夏建國的差距,在這一掌之中她定然無法幸免。

    最后一刻,安娜不由得高聲叫道:

    “我們安家不是叛徒!我們從來沒有背叛恩人張少主!安家永遠跟隨張少主步伐!”

    喊完這一句,安娜已經做好了死亡到來的準備。

    突然……

    一道凌厲的劍光一閃即逝。

    緊跟著,夏建國那恐怖的掌風頓時煙消云散。

    最令人驚駭的是,夏建國的手掌竟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他的整條手掌竟然被人斬斷,并且斷口平滑,一看就是十分鋒利的利器所為。

    “啊!!!痛煞我也!”

    夏建國捂著斷掌頓時痛苦地慘叫起來。

    如此怪異的一幕,使得正在打斗的洞庭派和安家眾人都不由得紛紛停手,匆匆分開。

    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為何夏建國的手掌忽然就斷了?

    夏建國捂著斷掌傷口汗出如漿,他驚駭叫道:

    “誰?是誰干的?”

    能夠一劍將他手掌削斷之人,絕非常人。

    定然,是個高手!

    此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在眾人頭頂響起:

    “夏家父子,現在該算算我們的賬了。”

    眾人紛紛驚恐地抬起頭來。

    只見在眾人的頭頂,有一名男子持劍傲然而立。

    男子一臉漠然,樣貌年輕但是氣質卻顯得滄桑無比。他懸于高空,宛如一尊神明一般令人感到敬畏和崇敬。

    此人,正是張易!

    夏建國看到張易,宛如看到了鬼一樣:

    “張張張……張易!你你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嗎?”

    而安娜看到張易,卻不由得雙目之中迸發出希望來。

    劫后余生的喜悅之下,安娜一雙美目熱淚盈眶,她激動地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張易此時卻冷聲說道:

    “我死了?我如果死了,豈會還在這里和你廢話?可笑!”

    夏建國不由得驚駭問道:

    “你沒死?那么我家先生……”

    張易淡淡說道:

    “你家先生,當然是死在我劍下了!”

    夏建國聽到這話,頓時宛如腦中響起了一個晴天霹靂一樣震得腦袋嗡嗡直響。

    隨后他雙|腿一軟,竟然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

    他家先生,能夠召喚出那恐怖巨怪的人物,竟然死在張易的劍下。

    這個張易究竟是有多牛逼?連那恐怖巨怪都沒能殺了他!

    到了現在,夏建國唯一的依靠和靠山頓時失去了,他不由得心如死灰盡是絕望。

    沒有了先生為他撐腰,他在張易面前連屁都不算一個。

    此時當張易重新歸來,那么一切形式都已經十分明顯,大局已定!

    夏建國心知,此是他再怎么折騰再怎么反抗都已經沒有用了。

    當即夏建國跪在張易面前,哭喊道:

    “張少主!我錯了!我該死!你要打要殺我都沒有異議,還請您能留我的兒子一條性命!”

    此時夏少已經癱坐在一旁,褲襠早已經嚇得潮濕一片。

    而洞庭派其余弟子也早已經紛紛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張易卻冷笑道:

    “還想和我講條件?你們也配嗎!你們勾結幽冥宗惡徒,在洞庭湖行邪惡之舉,甘當幽冥宗的走狗!虧你們還身為岳市的統治力量,不僅不保護岳市,反而還和毀滅岳市的兇手狼狽為奸!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看!看看如今的岳市,看看那些被幽冥宗害死的無辜死難者!你們犯下如此滔天惡行,你們覺得你們還配活著嗎?”

    夏建國面色一白。

    他扭過頭,望向了如今已經成為了廢墟的岳市。

    夏建國知曉他輸了,他的先生輸了,所以他們有罪該死,罪無可赦!

    當即夏建國不由得絕望涌上心頭,他深知此時已經不可能向張易求饒了。

    于是夏建國黯然說道:

    “罪人父子自知死罪難饒,還請張少主慈悲,允許我們父子自盡!”

    到了現在,夏建國已經不指望能夠活命了。他所指望的,就是能夠死個痛快,少受一些折磨。

    張易淡淡說道:

    “可。”

    夏建國當即欣喜磕頭道謝:

    “多謝張少主大恩!多謝張少主大恩!”

    說完之后,夏建國已經準備開始自盡。

    只有夏少還在哭喊:

    “老爸!我不想死啊!我還想繼續當我的岳市大少,享受花花世界!我真的不想死啊!”

    夏少真的不想死,他以前在岳市呼風喚雨,過得簡直就是皇太子一樣的生活。在嘗到過生活的美|妙和甜頭之后,他怎么可能甘心化為一具冰冷的死尸?

    夏建國面無表情地對著夏少說道:

    “兒子別說了,我們犯下了大錯,惹到了不該惹的人……爸爸送你上路,不會讓你疼的。”

    說到這里,夏建國陡然一掌拍在了夏少的天靈蓋上。

    夏少頓時軟綿綿躺倒在了地上,變成了一具死尸。夏建國沒有騙他,他死的時候確實沒有感受到多少痛苦。

    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之后,夏建國不由得干嚎了起來。

    到了最后,他揚起了自己僅剩的一只手掌,狠狠地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之上。

    隨著一聲悶響,他的腦袋被他自己拍碎,失去了頭顱的尸體也栽倒在了地上。

    至此,夏家父子終于為他們的惡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