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758章 這個男人會功夫

第758章 這個男人會功夫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四個小偷進入了巷道之中,當即快步朝著張易追去。

    他們并不怕張易從巷道另外一頭逃離,因為他們知曉這條巷道是一條死路。他們只是擔心他們在白天殺人引起旁人主意,所以他們打算行動快速一切。

    這里的旁人主意,并不是說他們擔心會驚動治安官。而是這片貧民窟乃是骷髏兄弟會的地盤,他們在骷髏兄弟會的地盤上殺人很容易招惹來麻煩。

    所以這些小偷才打算速戰速決,快速解決張易然后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四個小偷很快就來到了巷道的最深處,這里有一道高墻封路,使得這里成為了絕地。

    而張易,則早就在高墻之下淡然等著他們了。

    四個小偷當即猙獰地朝著張易圍了上去。

    為首的約翰將那柄怪異的匕首取了出來握在手中,沖著張易猙獰笑道:

    “黃皮猴子,還記得我嗎?”

    張易冷冷笑道:

    “我當然還記得你這頭白皮豬。”

    約翰原本想要威脅恐嚇讓張易害怕,卻沒想到反而被張易回諷了一句。

    這頓時惹得約翰的三個同伴大笑起來。

    “閉嘴!”

    約翰先是沖著他的三個同伴厲喝了一聲,然后又沖著張易森森叫道:

    “你在地鐵上敢壞老子的好事!老子今天送你上天堂!”

    張易淡淡說道:

    “很抱歉,我只會送你們下地獄。”

    約翰被連嗆了兩句,已經暴怒異常:

    “法克魷!你簡直找死!”

    他揮舞著匕首,額頭青筋直跳,五官扭曲猙獰。

    張易卻滿面微笑地朝著約翰招了招手:

    “來啊。”

    約翰看得張易鎮定自若的模樣,卻反而不由得有些遲疑起來。

    他的三個同伴看到約翰慫了,不由得紛紛起哄:

    “約翰!你是不是沒種啊?連人都不敢殺,那你還不如回家當乖孩子去!出來混個屁啊!快回到你|媽媽的懷抱里當個乖寶寶吧!我們四個人之中,就只有你沒殺過人了!你真是乖得猶如一個小姑娘!”

    面對同伴們的譏笑,約翰越發急躁憤怒。

    “法克魷!你們閉嘴!”

    當即約翰越來越焦躁,他面上的表情也越來越扭曲。

    最后,他終于狂吼一聲,握著匕首兇猛地朝著張易沖了過去。

    他的三個同伴不由得歡呼起來,他們在為約翰加油鼓氣。

    張易望著兇神惡煞撲過來的約翰不由得輕蔑一笑。

    直到約翰沖到了張易的面前時,張易才伸出手一下子點在了約翰的眉心。

    只見約翰的眉心頓時被張易點穿了一個洞,白色也紅色的漿液頓時順著這個洞流了出來,約翰整個人也猛地一僵,然后軟綿綿地躺倒在了冰冷地板上成為了一具了無生氣的死尸。

    另外三個小偷的歡呼聲頓時戛然而止。

    他們滿面疑惑地望著眼前的一切,剛才張易出手動作太快,他們根本沒看清約翰是怎么倒下的。

    并且約翰是仰面倒下的,三個小偷也沒能看到約翰眉心的血洞,只當約翰是暈過去了。

    當即三個小偷不由得叫道:

    “約翰!快起來啊!你這個窩囊廢!快起來宰了那個小子啊!”

    然而任憑他們叫喊,約翰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毫無回應。

    三個小偷無奈互相對視一眼:

    “我們趕快宰了那小子離開吧,不然一會惹來骷髏兄弟會就麻煩了。”

    于是當即三個小偷紛紛抽出匕首,一同朝著張易包圍過去。

    直到現在,這三個小偷還將張易當成普通人。

    張易也毫不著急,等著三個小偷慢慢靠近。

    終于,三名小偷已經來到了張易身邊,他們舉起匕首就朝著張易同時出手。

    一名男小偷用匕首直刺張易前胸,另一名男小偷則刺張易肋下,那名女小偷則站在張易身后用匕首去刺張易的背心。

    他們三人下手極狠,出手就要取人性命。

    張易輕蔑地看了三個小偷一眼,就當三柄匕首就要刺到他的時候,他的腳步抬起忽然超前跨出了一步。

    然而就是這一步,使得他整個人在瞬間離開了三個小偷的圍圈。

    在這三個小偷的眼中,他們只覺得一陣大風吹面,緊跟著眼前的張易竟然不見了!

    張易不見了,他們刺出的匕首根本來不及收回,在慣性之下不由自主地超前刺去。

    一時間,慘叫聲頓時響起:

    “啊!!!混蛋!你刺傷我了!好疼啊!”

    “法克!婊|子你捅到我脖子了!血!好多血啊!快救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的!原諒我!”

    ……

    三個小偷全力一刺原本已經就要刺到張易身上,但是張易的突然消失頓時使得三個小偷沒辦法收住刀,他們的匕首在慣性下前刺,于是就刺傷了他們彼此。

    一個男小偷將刀刺進了另一個男小偷的肩膀,而他自己則被那個女小偷刺中了脖子。

    一時間兩個男小偷都受了傷,尤其那名脖子被刺傷的男小偷傷到了大動脈,血液止不住地噴濺出來,使得他很快軟綿綿躺在地上抽搐不已,眼看是活不成了。

    三個小偷之中再度死了一個,此時就只剩下一男一女兩個小偷了。

    此時這兩個小偷已經意識到張易不對勁了,不由得嚇得慢慢后退。

    “功夫!”男小偷驚恐叫道,“這個男人會功夫!”

    張易豈會放他們離開,踏步就朝著兩人走去。

    兩人此時慢慢被張易逼到墻角,退無可退。

    那名男小偷不由得狂叫一聲,再度揚起匕首朝著張易刺來,做最后的困獸之斗。

    張易伸手輕輕一揮,一股勁風朝著男小偷吹去。

    這股強大的勁風頓時席卷住了男小偷持匕首的手臂,使得那條手臂竟然不受控制地將匕首直接刺進了男小偷的咽喉上。

    鮮血頓時從男小偷咽喉噴出,他甚至沒辦法發出聲音,就已經緩緩倒地死去。

    最后那個女小偷見狀嚇得尖叫一聲,然后急忙跪在張易面前求饒:

    “饒命!饒了我!殺了我你會坐牢的!只要你愿意放了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絕對守口如瓶,不會將你今天做的事情說出去的!”

    張易冷冷望著這個女小偷,根本不為所動。

    他緩緩抬起手,然后按在了這個女小偷的頭頂上。

    女小偷頓時七竅流血,緩緩躺在地上死去。

    至此,四個想要報復殺害好心人的小偷,已經全部被張易解決。

    解決完這些人之后,張易已經準備離開。

    這個時候,他忽然若有若無地朝著某個地方看了一眼。

    從一開始,張易就已經感受到有人在旁邊偷窺。

    他原以為偷窺者是那四個小偷的同伙,但是從四個小偷動手到最后一直結束,那個暗處的偷窺者都沒有絲毫反應,甚至張易能夠清晰察覺到他的呼吸和心跳都沒有半點變化。

    這倒是讓張易可以確定,那個偷窺者根本就不是四個小偷的同伙。

    也正是如此,所以張易才沒有理會這個偷窺者。

    不是作惡多端之人,張易向來不會多管。

    他在這里殺了四個小偷的事情,也根本不怕被人看到說出去。

    連這個聯合王國的女王都是他的弟子,他還會怕這個聯合王國的法律?

    甚至張易只需要一個號令,這個聯合王國就將會從地球上被抹去,所以應當是這個聯合王國懼怕張易才對。

    張易只是不想多招麻煩影響他的度假,但是如果麻煩非要找上門來他也不懼。

    當即張易緩緩踱步,自若地走出了巷道。

    直到張易離開了好一陣之后,只見一道敏捷的身影才從高墻之后跳了出來,落在了四具小偷尸體旁。

    只見這個人影十分怪異,他渾身黑毛,利爪如鉤。他頭上長著一對狼耳朵,滿臉黑毛覆蓋,大嘴前突滿口獠牙,鼻子就生在上顎頂端。

    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宛如一頭人形的狼。

    然而這頭人形的狼望著張易離開的方向,竟然能夠口吐人言:

    “好恐怖的男人!他殺人的方式,竟然連我都看不通透!這樣一個男人跑來這里殺人,究竟只是因為一場小紛爭嗎?不行,我得趕快將這件事告訴老大,盡快查清那個東方男人的身份,免得引發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隨后,只見這個人形狼看了一眼地上那四個小偷凄慘的尸體,跟著便猛地躍起翻越了高墻。

    他身形靈活得宛如一頭獵豹,迅捷之間很快消失在了這條巷道之中。

    而張易在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大街之上打到了的士。

    他坐上的士之后,一路朝著下一個倫市有名的景點而去。

    這一天的功夫,他都基本上在倫市之中的各處景點閑逛,領略此地的人文風|情。

    那四個小偷的事情,還影響不到張易的心情,沒有誰會因為幾只蚊子的死去而導致一天的壞心情。

    張易心情不錯,倫市地鐵雖然讓他失望,但是一些譬如大鐘樓、博物館、倫市塔、塔橋、大教堂等景點還是別有特色。

    旅游了一整天之后,張易感到十分愉悅。

    隨著天色漸晚,許多景點已經沒辦法去游玩了,于是張易已經準備返回圣潘克拉斯萬麗酒店。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張易一看,是一個陌生的電話,隨后張易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的,果然是張思依的聲音:

    “張先生!是我啊,張思依,你今天在地鐵上幫助過我的!”

    張易笑道:

    “記得。”

    張思依于是接著說道:

    “你今天真的幫了我的大忙,我包里的東西對我十分重要,要不是你我差點丟了它。我本該早些時候打電話給你的,但是實在不好意思由于今天公司有事情,所以搞得我加了一陣子班。現在我想要請你一同吃一頓飯感謝您,不知道您是否有時間?”

    張易略一猶豫,然后說道:

    “告訴我地址,我馬上過來。”

    正好今天張易心情不錯,所以吃頓飯的事情他也沒有拒接。

    于是張思依當即將電話告訴了張易,隨后兩人就結束了通話。

    隨后張易在路邊重新叫了的士,坐上車就朝著目的地而去。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