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799章 密語暗號

第799章 密語暗號

作者:一絲不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塞爾維是位于西方世界東南部的一個內陸小國,張易和莫妮卡并沒有花費所長時間就來到了這里。

    這個的滑雪場十分出名,只不過張易和莫妮卡現在都沒有滑雪的興致。

    杰克告訴張易和獵魔人聯絡的地點,位于塞爾維和羅馬尼的交界處。

    當張易和莫妮卡來到邊境的時候,才發現這里已經大片地區都成為了無人區。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羅馬尼的吸血鬼經常越境跑到塞爾維來掠奪活人,而塞爾維的力量根本阻擋不了,所以只能夠將百姓往內地遷徙而放棄邊境地區。

    按照這樣的架勢下去,塞爾維的國土面積將會越來越小,而羅馬尼中吸血鬼的勢力無疑將會越來越大。

    然而并非所有百姓都能夠搬入內地的,還有一些貧困潦倒的百姓根本無力搬遷,他們只能夠在自己的故土之上心驚膽戰地活過每一天。

    張易和莫妮卡來到高山邊境線上的一個小村莊。

    當張易和莫妮卡來到這片土地上的時候,不少百姓都對兩人都來好奇的目光。

    畢竟在這片被吸血鬼陰影籠罩的土地上,別人巴不得遠離這里,而哪里會有想要送死的人往這里跑?

    面對眾人懷疑的目光,張易問清楚了道路。

    他要去的地方,是這片村莊范圍內的一個小酒館。

    問了人之后張易才知道,原來那個小酒館并不在村子之中,它修建在一個十字路口上。因為這個小酒館也有旅社的功能,在十字路口客人會比較多。

    一個微胖的老頭告訴兩人,他正要送貨去那個小酒館,張易和莫妮卡可以坐他的馬車去。

    于是兩人倒也不介意,便坐在了老頭的馬車上,老頭揚鞭駕車邊朝著酒館的位置而去。

    在塞爾維高山地區的風景別有一番特色,無論是張易還是莫妮卡都未曾看到過如此景觀,兩人都躺在馬車的貨廂上慢慢欣賞。

    老頭對兩人笑道:

    “兩位是第一次來我們這地方吧?”

    張易回答:

    “老先生好眼里。”

    老頭于是說道:

    “那一會我送兩位一些馬糞。”

    張易不由得奇怪道:

    “我們要馬糞干什么?”

    老人解釋道:

    “為了保命啊!你們外地人不知道,這白天是我們人類的世界。可是一到了晚上之后,那些羅馬尼的吸血鬼就會飛過來捕食活人!它們的眼睛賊亮,能夠在黑夜之中看清楚人,所以我們必須要躲進地下密室才行。但是這也不夠保險,因為那些吸血鬼的鼻子比狗鼻子都靈!他們一旦嗅到活人的氣味,就會將他們從密室之中抓出來吸干血液!所以我們還得在夜晚用一些自然之中常見的刺激性氣味來遮蓋我們身上人的味道,所以用家畜的糞便是最為合適并且也最為經濟的!”

    張易聽完,謝絕道:

    “謝謝,不用了。我們不需要那東西。”

    莫妮卡自然也不可能在身上涂抹馬糞,所以她也是拒絕的。

    老人見得兩人不聽老人言,不由得微微搖頭嘆息,也不再多說。

    馬車繼續行馳,過了一陣便終于來到了那家小酒館。

    老人將貨物下完之后,就駕駛著馬車離去。

    張易和莫妮卡,則一同走進了這家小酒館之中。

    進入小酒館之中,只見酒館之中光線昏暗,一樓是幾張酒桌,正有幾個農夫模樣的男子在喝酒。而二樓似乎就是旅社,供人住宿之用。

    在一個吧臺后,一個滿臉雀斑的少年正在擦拭著酒杯。

    隨著張易和莫妮卡的進入,眾人的目光頓時朝著這邊望了過來。

    當然,男人的目光主要是集中在莫妮卡身上。

    莫妮卡無疑是一個典型的白種美女,金發碧眼,身材火爆,再加上她擔任皇家衛隊隊長多年培養出的那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更是使得她格外引人注目。

    男人們望著莫妮卡嘴|巴都合不攏,呼吸也已經變得急|促起來。

    張易來到吧臺,沖著那個少年說道:

    “我找你家老板。”

    杰克當初告訴張易的聯絡人,就是酒吧老板。

    少年一邊偷偷窺視著莫妮卡,一邊回答:

    “先生,我家老板要晚一些才會回來。要不您先點兩杯酒同這位美麗的女士慢慢喝,說不定等你剛好喝完酒,我們老板就回來了。”

    張易不由得笑道:

    “要是我喝完酒他還沒回來呢?”

    少男回答:

    “那您就再點兩杯!”

    張易笑笑,于是就點了兩杯酒,同時給了這個少年一點小費。

    少年頓時變得格外熱情,很快就遞給了張易兩杯當地獨特口味的威士忌。

    張易正準備取酒,卻已經有醉熏熏的男人開始起身,意圖調|戲莫妮卡。

    只見三個渾身酒氣滿臉通紅的男子朝著莫妮卡圍了過來,同時口中污言穢語不斷:

    “小|妞!你看哥哥壯不壯?是不是要比你那個小白臉壯實?”

    “美貌的小姐,還請讓我一嘗你的芳香!也讓你嘗一嘗我的粗魯!”

    “嘻嘻嘻!我這輩子還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小|妞,今天你就休想走了!”

    ……

    如今在這片地區,秩序早就已經崩壞。即便有人作惡,也無人會去懲罰他們。

    更何況到現在還沒能搬走的人,都是窮困到無力搬走之人,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吸血鬼的陰影之下還能活多久,也都早已經破罐子破摔。

    尤其現在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他們更是肆無忌憚。

    張易望著這些人搖了搖頭。

    他并沒有上前,而是端著自己的威士忌慢慢喝了起來。

    以莫妮卡的實力,對付這幾個壯漢不過猶如對付幾只小雞。

    只有吧臺后的少年充滿緊張:

    “先生,您不去幫助您的太太嗎?我這里有……有槍!”

    說著,少年從吧臺之中抬出了一柄長筒獵槍遞給張易。

    顯然少年不敢插手去管這件事,但是他心中的正義感使得他愿意將槍借給張易。

    張易將獵槍推了回去,笑道:

    “沒事,看著就知道。”

    隨著張易話音落下,果然只聽到幾聲慘叫突然發出。

    只見那幾個醉漢被莫妮卡輕易就放翻在地,并且莫妮卡下手毫不客氣,他們身上的骨頭都被打斷了不少。

    隨后莫妮卡猶如提小孩一樣,將這些慘叫不止的醉漢一個個提出酒館扔掉。

    當她重新返回酒館的時候,其余的男人急忙一個個垂下頭,沒有人再敢抬頭看她。

    杰克也驚得目瞪口呆的:

    “那位女士……好厲害!”

    張易淡淡說道:

    “你沒見過她更厲害的時候。”

    說著,張易走上前去將另一杯威士忌遞給了莫妮卡,讓她消消火。

    莫妮卡這才隨著張易找了張桌子坐下,兩人一邊喝酒一邊等待。

    酒館內的其余男人如坐針氈,過了片刻他們就匆匆喝完酒逃離了這里。

    很快,這間小酒館就只剩下的張易、莫妮卡和那個吧臺少年伙計。

    時間慢慢過去,黃昏也終于到了。

    這個時候,只見少年匆匆將所有酒都收了起來,然后又從外頭抱了一些雜草和灰塵進來,將這些灰塵灑在了原本干凈的桌椅和地板上。

    看得出,少年這是想要將這間酒館布置得看起來似乎很長時間沒有人來居住的模樣。

    張易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問道:

    “為了躲避吸血鬼嗎?”

    少年回答:

    “是的,先生。天快黑了,我們得將這里偽裝一下,讓那些吸血鬼來到這里以為這里已經荒廢很久,它們就不會在這里詳細搜查了。”

    張易點點頭。

    這個時候,只聽得外頭傳來了一陣摩托車的聲音。

    少年頓時喜道:

    “是老板回來了!”

    張易朝著窗外望去,只見到一輛山地摩托車緩緩行馳而來。

    騎車男子連頭盔也沒有戴,只是帶著風鏡。他騎車的速度很快,幾乎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來到了酒館外頭。

    當男子將摩托車藏好之后就進入了酒館,只見他大約三十多歲的模樣,眼眶深陷,他面容很瘦但是身軀卻很矯健,身上穿著一件褐色夾克,腳上套著長筒皮靴。

    男子來到吧臺就要自己倒酒喝,少年急忙對男子說道:

    “老板,有人找你!”

    男子這才扭頭看了一眼張易和莫妮卡,然后他繼續回過頭喝酒。

    “什么事?”

    直到他喝完一杯酒,滿意地發出輕哼之后,才開口發問。

    張易取出一物,直接朝著男子扔去。

    男子頭也不回,伸手準確地抓住了張易扔來的東西,就宛如他的腦后長了眼睛一樣。

    隨后男子漫不經心地將那東西拿到眼前一看,只見這是一枚有兩柄利劍交差的銀質紋章。

    看到這枚銀質紋章的一瞬間,男子的眼睛猛地一跳。

    他面色沒有波動,只是開口淡淡說道:

    “跟我來。”

    說著,男子就走入了酒館里頭的房間。

    張易和莫妮卡便也跟了進去。

    進入到房間中之后,只見男子將房門關好,然后回過身來望著兩人開口說道:

    “如果今天是我死的日子,我想要光鮮亮麗地離開。”

    張易隨后回答:

    “他是異鄉客,也是獵魔人,以斬妖除魔為己任,行走在現實與傳說的迷霧之間。”

    男子繼續說道:

    “魔物的鮮血終有洗凈之日,人類的罪孽如何才有終結之時?”

    張易繼續回答:

    “現在,你聽到遠處響起的馬蹄聲了嗎?”

    兩人的話雖然看起來莫名其妙,但是實則是他們在互相對暗號而已。

    這暗號是杰克加密之后告訴張易的,其中包括了許多關鍵的信息。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