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萌寶來襲:薄先生的傾城寵妻 > 第452章 最好的大廚

第452章 最好的大廚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薄青城一開始還能打趣,“怎么,去了一天T公司就有重大發現了?”

    見薄青城并不在意,林暮安顯得有些著急。

    “哎呀,我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嗎,要是你知道了話,你肯定也會驚訝的。”

    薄青城倒是不相信,“你說說看,是什么事情?”

    林暮安神秘的說:“今天我去了拆遷工地。”

    “你去拆遷工地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嗎?”

    林暮安抓著薄青城的手,“我要說的就是這件事,你猜我在哪里看見了什么?”

    “什么?”

    “我看見那戶人家已經搬走了的,現在工地已經開始動工了。”

    本來還有些漫不經心的薄青城,眼神一下子沉下去,臉色也有些變化。

    他低聲說:“沒想到這個方云鶴這么急。”

    林暮安伸手在薄青城的眼前晃了一下,“你這是怎么了?”

    薄青城抓住林暮安的手,“沒事,只是現在要把這件事情處理一下,現在陳紹英和薄然正在吵架,你沒事就先不要下去。”

    “嗯嗯,我知道了,我就在這里等你回來。”

    薄青城轉身走進了書房,很快陳然就看來到了薄家老宅。

    看著氣氛有些嚴肅的薄家老宅,他的眼神也變得謹慎起來。

    走進薄青城書房之后,陳然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面前,“薄總,您找我?”

    “今天林暮安去T公司,說是那個釘子戶已經搬走了,工地現在也開始動工了。”

    陳然沉嘴角扯了扯,“這才是T公司收購這個項目的第一天啊,那個方云鶴也太著急了吧?”

    薄青城冷哼一聲,“我看他是忘記了什么叫欲速則不達,這么著急的給我們上眼藥,他這是得意忘形了!”

    “那薄總,你打算要怎么辦?”

    “什么都不用做,暫時先觀察著就要。”

    陳然冷哼一聲,“這個方云鶴,難道真的以為我們將項目賣給他就是吃虧了嗎,他做的那些事情,我們早就已經知道了。”

    他的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偷換基因檢測報告的事情,還以為我們不知道呢,小聰明。”

    陳然難得在薄青城說這樣的話,現在也是實在是被方云鶴氣到了。

    薄青城倒是風輕云淡的,只是一個方云鶴而已,他還不至于到動搖他根基的地步。

    可是薄青城也知道,要是由著方云鶴這樣發展下去,也是不行的。

    “你叫在T公司的人,緊緊盯著方云鶴,有什么其他的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是,我現在就去辦。”

    林暮安再去T公司上班,覺得有些不舒服,好像她現在是在幫著自己的對手上位似的。

    她只想將自己應該做的工作趕緊做完,然后第一時間回到薄氏集團去。

    所有,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她幾乎是顧不上休息,一直在和T公司的人交接著工作。

    當然,她的這個反常的舉動,也被方云鶴知道了。

    當助理來向方云鶴匯報的時候,他的眉心漸漸緊鎖。

    他當然知道林暮安在想什么,無非就是想早點處理完工作,早點回去。

    他的眼神沉了沉,對助理說:“隨她去吧。”

    臨近中午的時候,林暮安來找方云鶴,卻被助理告知他現在不在。

    林暮安只好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換一件工作繼續處理。

    而此時的方云鶴,正在將自己親手做的午餐放進酒店的打包盒中,偽裝成外賣,提著來到了T公司。

    他將午餐遞給助理的時候,助理明顯看見了他的手上有一個被創可貼包起來的地方。

    “方總,您這是……”

    “我沒事,你把這個給林暮安送過去,就說是在外面買的。”

    助理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是,我這就去。”

    方云鶴看著助理走向林暮安的辦公室之后,才心滿意足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林暮安正不知道今天中午吃什么呢,就看見方云鶴的助理提著一袋東西進來了。

    “林小姐,這是您今天中午的午餐。”

    林暮安笑笑,“真好,我正在想著今天中午吃什么呢。”

    助理的眼神中帶著深意,“這是我們旗下酒店最好的大廚做的,平時都要預定呢,林小姐可要多吃一點。”

    “那是,我一定會都吃掉的。”

    助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林暮安看助理的眼神,總覺得他好像是有什么話想說一樣。

    “怎么了,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情?”

    “沒有,那林小姐慢用,中午休息時間是兩個小時,林小姐可以在一邊睡個午覺。”

    “好。”

    助理微微欠身就要離開這里,林暮安卻忽然叫住了他。

    “啊,對了,有一件事我忘記問你了。”

    助理的心一下子提起來,難道是他剛才有些不自然,被林暮安看出了什么?

    “昨天我不是撞到你的頭了嗎,你現在好一點了嗎?”

    原本林暮安要問的就是這件事,助理的心漸漸放下來。

    他裝過身,掀起自己剛剛放下來的劉海,上面的一個大包,還是清晰可見。

    林暮安歉意的笑笑,但是助理卻不在意的說:“已經沒事了,醫生也說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

    “對不起啊,要不然我借花獻佛,把這個水果沙拉給你吧。”

    助理一下子想到剛才方云鶴手上的傷痕,馬上就拒絕了。

    “不要了,這是專門給林小姐買的,還是你自己留著吧。”

    林暮安向前走了一步,“要是你不收下的話,那就是沒有原諒我。”

    助理三番五次的推辭,但最終還是沒能犟過林暮安。

    走出去之后,拿著手上的水果沙拉,助理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正想著可千萬不要一件方云鶴,就聽見身后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東西都送過去了嗎?”

    助理趕緊轉過身,同時還將餐盒快速的放到自己身后。

    “送到了,我和林小姐說這是我們酒店最好的大廚做的,叫她多吃一點。”

    方云鶴點點頭,正要走開的時候,卻發現助理的神色有些奇怪。

    “你這是怎么了,手上拿的什么?”

    一瞬間,助理的冷汗都下來了,連忙說:“沒什么。”

    方云鶴的眼神冷了冷,“拿出來。”

    他的語氣不容置疑,助理只好遲疑的將手上的東西拿了出來。

    方云鶴看見之后,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助理連忙解釋,“這是林小姐看我額頭上的傷勢才說要送給我的,她實在是太熱情了,我推脫不掉,就……”

    方云鶴什么都沒有說,甩手走進了辦公室。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