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厲少有喜,二婚甜妻送上門 > 第735章 記憶出了問題

第735章 記憶出了問題

作者:脫發少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陳欣雨!”祁尋夜被陳欣雨說的有點不高興了,“我不就是對你……我怎么就齷齪了!我想幫你你還不愿意,還嫌我蠢,我不就是-怕你再做蠢事嗎?咱們兩個,蠢我一個就夠了,你懂不懂?”

    “祁尋夜,我才不蠢呢!”陳欣雨氣的大喊,“只有好人才蠢呢!你別忘了,我是一個壞女人!”

    祁尋夜吸一口氣,似乎想說什么,然而看陳欣雨激動的模樣,他忍下了。

    “陳欣雨……”他的語氣放緩,“你沒你想的那么壞……”

    “白癡,我比你想的壞多了!”

    “是嗎?”

    祁尋夜挑挑眉,故意露出玩笑的表情,“我都認為你是女魔頭了,你比女魔頭還要壞,那得是多壞啊?”

    他怕陳欣雨生氣,故意逗她,可他的表情卻有些悲傷。

    陳欣雨不知為什么心里莫名痛了一下。

    這個男人是不是瘋了?

    他一個大少爺,要什么沒有,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這么卑微?

    久久沒有開口,陳欣雨眼中漸漸有了淚水。

    “陳欣雨……”

    祁尋夜有點害怕了,伸手抓住她的手,“你到底這么了?你就是不想讓我管你和厲少驍的事嗎?那我就不管了,等你傷好了我就走,你別這樣,你是女魔頭,你不能這樣……”

    “祁尋夜。”

    陳欣雨抽回手,眼中的情緒瞬間不見,似乎下定了決心一樣,“我們談談吧,認真的談一談。”

    醫院檢查室。

    專家陸續到來,正在給蘇千瞳做著各種檢查。

    厲少驍一直等在外面,等著檢查結果。

    很快,醫生出來了。

    “醫生。”厲少驍走上前去,看向醫生,“我太太的情況到底怎么樣?”

    “厲先生,我們還是去辦公室說吧。”

    醫生的態度有些嚴肅,眾人一起到了辦公室。

    “厲先生,這是尊夫人的腦部掃描結果。”醫生說著將手中的檢查結果放到厲少驍面前,指給他分析道,“這里是尊夫人負責記憶的區域,可以看出跟正常相比明顯有些異常。”

    “負責記憶的區域?”厲少驍聞言蹙眉看向醫生,“你的意思是?”

    “我們共同研究了一下,就這個結果看,尊夫人的記憶一定是出了問題的。”醫生的語氣很堅決。

    厲少驍表情有些凝固,其實他對于這點早就有所懷疑,只不過一直沒有得到確定的結論而已。

    過了一會兒,他才開口問道,“你說我太太記憶出了問題,能確定是什么問題嗎?”

    “這個不好說,失憶、選擇性遺忘,或者是記憶紊亂,都有可能,您平常跟她接觸的時候,有發現什么異常嗎?”

    “我?”

    厲少驍視線轉移,想起之前蘇千瞳的狀況。

    “我感覺……”他一邊思索,一邊說道,“她似乎把我忘了,但是她卻沒忘記別人,還有,有的時候又像是能夠想起我,不過,她對我的態度并不像以前一樣,就好像……在她的記憶中,我根本就是一個壞人一樣。”

    “這樣……”醫生凝神想了想,“在她失憶的過程中,您有做過什么傷害她,或者讓她覺得你是壞人的行為嗎?”

    “我……”

    厲少驍聞言仔細回想當初蘇千瞳對他的指控。

    收購秦氏,傷害無辜,還有那個女傭……

    這些當然都不算是傷害蘇千瞳,可是以她的性格,基于這些把他判定為一個壞人,足夠了。

    “……有吧。”厲少驍最終承認。

    “厲先生,是這樣。”醫生聞言分析道,“你說的情況,更像是尊夫人患的是選擇性遺忘癥,而在這期間,她或者是因為你說的話,你做的事,又或者是因為別人的誤導,重新建立起新的記憶,就有可能……”

    “秦寒宇……”

    醫生話沒說完,厲少驍就咬牙開口,顯然他想到這一切可能發生的原因了。

    “厲先生,您說什么?”醫生沒聽清他的話,忍不住問。

    “沒什么。”

    厲少驍收斂心神,對醫生說道,“醫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我想知道,我的妻子到底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癥狀?”

    “這個,單從檢查結果還是沒有辦法判斷的,通常情況下,頭部受創,心理受到刺激,又或者濫用藥物,都可能出現這種狀況……”

    厲少驍本來認真聽醫生說話,聽到藥物兩個字,卻是用力你捏緊了拳頭。

    顯然,這兩個字讓他想起了秦寒宇打給陳欣雨的那個電話。

    “醫生,如果她是被人用了藥物的話,有辦法治療嗎?”厲少驍立刻問道。

    “這個不好說,首先要知道她被用了什么藥,因為有不少精神控制的藥物都能起到這個效果。”

    “知道了,我現在就去調查她被用了什么藥。”

    厲少驍說著站起身,迫不及待想走。

    “厲先生。”醫生起身叫住他,“您真的確定尊夫人是被用藥嗎?”

    “應該是。”厲少驍轉身看著醫生問道,“怎么?這很重要嗎?”

    “比較重要。”

    醫生解釋道,“首先您要排除尊夫人是頭部受創,以及心理刺激,因為三種原因治療方式是不同的,事實上,如果尊夫人真的是因為藥物引起的失憶,反而是最好治療的。”

    “真的嗎?”厲少驍聞言臉上露出希望的神色。

    “是的,藥物畢竟是有時效的,除非尊夫人一直服藥,否則,隨著藥效逐漸消失,她應該就會漸漸好轉,只不過……您說尊夫人還記得別人,只是不記得您,我感覺,她更像是心理受到刺激,而出現的選擇性遺忘癥狀。”

    厲少驍聞言捏了捏拳,思考一下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很快就會調查清楚她失憶的原因的。”

    “還有一件事。”醫生最后補充道,“無論尊夫人是哪種原因導致失憶,厲先生務必記得,失憶的病人不能刺激,否則很可能導致病情加重,尤其,尊夫人又懷著孕,所以……”

    “我懂,我會保護好她,不讓任何人刺激她。”

    從醫生辦公室出來,厲少驍直奔蘇千瞳的病房。

    經過剛剛一番檢查,蘇千瞳已經蘇醒了。

    加護病房。

    蘇千瞳躺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看著天花板。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