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諜影風云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師生分別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師生分別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今井優志之前也是竹下慎也的直屬上司,對他頗為關照,所以也正好借此機會聯絡一下,藤原智仁說得沒有錯,竹下這個家伙和誰都能保持良好的關系,稱得上是交游廣闊,八面玲瓏,聞浩自然也是欣喜,連聲稱是。

    今井優志又接著問道:“對了,方弘琪被刺殺的案子,目前有進展嗎?”

    就在前天晚上,南京偽政府監察院部長方弘琪,去戲院看戲的時候,被幾個刺客刺殺在戲院,當場死亡。

    這件案子是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最大一起刺殺案,自從中統和軍統潛伏組織遭受了毀滅性打擊之后,南京城里,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這樣惡劣的案件了,所以一接到消息后,今井優志很關注此事,嚴令聞浩盡快查明。

    聞浩之前也做好了功課,聽到今井優志詢問,趕緊回答道:“這件案子,我們正在調查之中,已經排除其他可能,九成九是軍統方面干的,應該是對之前在城東被殺的那六名成員的死,而進行報復。

    刺殺者行動很利索,撤退的也很及時,不過我們根據一些殘留線索追到了江邊,好在我之前在江岸附近都布下了眼線,之后收到了消息,當天晚上確實有人偷渡過江,船家也已經找到了,據船家交代,他收了錢,運送了五個青壯男子過江,下船的位置在對岸的白橫渡口下游一公里左右,根據這個位置,我判斷這些軍統人員應該就隱藏在附近的東溝鎮和西務鎮,我已經安排人員去暗訪了,這需要一點時間,很快就會有消息!”

    聞浩的工作能力是極強的,不然也不會一進去南京,就在短短的半年時間里,掃蕩了重慶政府的兩大情報組織,這也是他為什么會得到日本人如此看重的原因。

    “很好,軍統局最重行動,執行力也最強,他們對我們的威脅也最大,是我們打擊的首要目標,我等你的好消息!”

    上海特高課本部的一間辦公室里,何思明正在幫老師秋田彰仁收拾物品,他將書架上面的一些書籍取下,仔細放入一旁的木箱里,整齊擺放,秋田彰仁也將自己辦公桌上面一些私人物品收拾干凈,兩個人一起動手,不多時就把屋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

    秋田彰仁這才輕出了一口氣,坐在座椅上,歇息了片刻,抬手示意何思明走近前來,然后從皮夾的上衣兜取出了一塊懷表,在衣扣上解下表鏈,合在一起,輕輕的合在手中,遞到何思明的面前,緩緩地說道:“這次我調往廈門,我們師生再見面可就不容易了,這只懷表跟了我二十多年,是我最心愛之物,你留下做個紀念吧!以后你有機會去廈門,就來看看我這個老頭子。”

    原來就在前段時間,廈門的特高課課長出缺,這可是個難得的晉升機會,何思明在佐川太郎面前極力推薦自己的老師秋田彰仁,花費了不少氣力,佐川太郎最終同意,由秋田彰仁出任這個職務。

    廈門是福建沿岸最富庶的地區,也是日本軍隊從臺灣進攻中國大陸的橋頭堡,地理位置極為重要,自從開戰之后,就被日本軍隊占領。

    而華東和華南地區的特高課分部,統一由上海特高課本部管轄,所以廈門特高課的課長也由佐川太郎任命。

    廈門因為軍事地位重要,這里特高課的級別較高,課長一般都是陸軍中佐軍銜,為了秋田彰仁這次調任廈門特高課課長,佐川太郎特意為他做了不少的工作,費了不少的周折,終于將他的軍銜由少佐提升至中佐,要知道情報部門里,軍銜的提升非常困難,秋田彰仁能夠獲得這次晉升,是極為難得的。

    總之這次機會得之不易,佐川太郎和何思明都是動用了不少的關系,這才成行。

    何思明看著老師,心情自然是依依不舍,他自小跟在老師身邊,多受老師的關照庇護,就連自己的日本名字都是秋田彰仁取的,可以說,他是秋田彰仁看著長大的。

    就是自己來到上海謀生,也是秋田彰仁費盡心思,把自己從炮火紛飛的殺戮之地解救了出來,讓他沒有被當作炮灰死在戰場上,從此帶在身邊,全力維護,為自己創造各種機會,這才搭上大谷家的關系,讓自己這個什么都不懂的半吊子,在特高課這樣的情報部門得以安然生存,站穩了腳跟。

    如今分別在即,何思明只覺得好像去了一棵大樹庇護,心中恍然若失,自然是傷感不已。

    可是他知道這一次的機會絕不能錯過,所以還是傾盡全力幫助老師完成了這個心愿。

    他伸手從老師的手中接過這塊懷表,這是一塊浪琴牌銀殼懷表,精美完好,表殼為多層銀殼,表體配有閃亮的碎鉆,機芯岑亮如新,外帶有純銀表鏈,非常精致漂亮。

    他當然清楚,這是老師多年的隨身之物,從未離身,今天送給自己,自然是意義深重!

    何思明輕聲說道:“老師,您放心,有機會我一定去廈門看您,以后見面的時候多了。”

    秋田彰仁卻是心情復雜的看著自己的學生,他視何思明如子侄,對他了解極深,知道這個學生秉性忠厚,心性善良,原本實在不適合在特高課這樣的部門工作,只是機緣巧合,被自己引入此門。

    就是不知道自己走后,沒有自己的指點和看顧,他能不能平安無事的度過這場戰爭。

    “慎也,按理說現在你在特高課地位穩固,我不應該擔心,可是干我們這一行的,哪有不冒風險的?你平日里雖然滑頭,但是我清楚,你的心地太善良,總是容易吃虧,我走后,你自己要小心行事,有大谷家和佐川課長的關照,前途是不用愁的,所以萬事不要強出頭,順其自然,自身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老師您也要多保重!”何思明重重地點了點頭,連聲答應。

    “你也不用擔心我,我之所以這次這么熱衷去廈門,職務的升遷還是次要的,主要是廈門離臺灣近,我回家探親也方便了不少,我本來就不太愿意加入這場戰爭,只是身不由己,現在也算是提前去養老,廈門和臺灣一水之隔,以后我會經常回臺灣,也可以關照你的家人,你也少了后顧之憂。”

    秋田彰仁在臺灣生活了幾十年,家人也在臺灣定居,這次回到廈門,正好可以公私兼顧。

    何思明沉默不語,他自從來到上海,除了寄了幾封家書和錢物,就再也沒有和家人聯系,就是怕有人知道他是中國人的身份,對家人虧欠良多,有老師回去幫著照顧,自然是再好不過。

    當天下午,何思明將老師送到了碼頭,看著秋田彰仁登上了南下的客輪,師生二人互道珍重,揮手告別,自此天各一方,相見不知何期!

    何思明心情復雜,怔怔地看著客輪消失在遠方,這才轉身離開,就在他走出碼頭,準備上車離去之時,卻見身旁快步走過兩個青年男子,他們手提著隨身的小皮箱,身材不高,卻都結實精壯,腳步匆忙的上了不遠處的一輛轎車。

    何思明的眼神一縮,他一眼就能認出來,這輛轎車是上海特高課本部的車輛,他甚至還使用過幾次,可是這兩個人他卻一個也不認識,這些是什么人?

    何思明出行的習慣,除非是特殊情況,一般從不穿軍裝,向來都是一套便裝,想來對方也沒有注意到他。

    他趕緊也上了車,迅速發動車輛,遠遠的墜在對方的身后,果然前方的車輛一路駛進特高課,何思明也隨后跟了進來。

    看著對方幾個人下了車,進入辦公大樓,何思明略微思索了片刻,這才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不多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他趕緊拿了起來,是佐川太郎打來的,這一定是有事情安排他,他趕緊打起精神,推門而出,快步趕到了課長辦公室。

    敲門而入,卻發現了屋子里不止是佐川太郎,還有兩個人坐在一旁,正是剛才見到的那兩位青年男子。

    佐川太郎笑著說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聯絡官,竹下慎也少佐。”

    然后又示意那兩位青年男子:“這兩位,是東京特高課的小野松永少佐,和安部陸山大尉。”

    “請多關照!”

    “請多關照!”

    何思明躬身頓首,和兩個人相互問好。

    佐川太郎接著說道:“竹下君明天正好要去南京特高課處理公務,可以護送兩位一程。”

    何思明頓時一愣,之前他并沒有接到佐川太郎的命令,讓他去南京公干,可是既然佐川太郎這么說了,那一定是已經安排好了。

    “慎也,你給小野君他們安排好食宿,明天一起去往南京!”

    “嗨依,我馬上就辦!”

    何思明點頭領命,陪著小野二人出了課長辦公室,就在特高課對面的賓館,安排好了食宿,一切妥當,這才回到佐川太郎這里詢問詳情。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