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59章 人海茫茫再相遇

第59章 人海茫茫再相遇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10月26日,周六。

    “呼……呼……”

    雖然感覺肺部像是被插了一刀般痛苦,雙腿更是如同灌了鉛難以抬起,但游竹笑依然咬著牙繼續跑步,撐著最后一口氣,將十公里最后一段路跑完。

    每天做100個俯臥撐,100個仰臥起坐,100個深蹲,10公里長跑。看上去好像并不算是特別難,媽媽說軍方那邊已經將這些項目列為每天的基礎體能訓練,但對于一個四肢不勤的女大學生來說,每天完成這些訓練量依舊有點吃力。

    剛回到學校的這幾天,游竹笑數次覺得堅持不下去想放棄,但每當這時候,游夫人就會在微信上提醒女兒‘今天完成鍛煉目標沒’,并且將她自己的鍛煉成果展示出來‘我已經在樓下健身房跑完10公里了哦’。

    對于鍛煉、學習之類短期難以見效,但有長期利益,過程辛苦無趣的活動,最大的難點往往是難以自律,無人監管。無論游竹笑是少做、不做還是隨便做,都不會有什么‘系統’、‘任務界面’來提醒她,因此堅持不下去很正常。

    放在軍隊里,那倒是可以通過人為監管來強制實施鍛煉方案。但對于普通人來說,最好的督促方法,就是有人陪自己一起鍛煉。

    如果游夫人只是單純催促游竹笑,時間久了游竹笑肯定心生厭煩,甚至反感母親,但游夫人在催促的同時,還完成了同等的訓練量,游竹笑還能有什么好說的——她總不能連母親都比不上吧!

    完成今日的運動量,游竹笑拿起放在操場邊的水瓶,一邊小口慢飲一邊散步,又走了十分鐘才慢慢走回宿舍。

    一路上,沒有同學過多關注游竹笑。距離游竹笑在校門口暴打天魔已經過去兩周多,這些日子里學校里也出現了其他靈能者,游竹笑所受到的關注自然下降許多。

    比較出乎游竹笑預料的是,除了極少數人外,大多數人對靈能者都是以調侃和羨慕居多,并沒有過多的排斥情緒。

    現在網絡上能搜到的靈能者視頻,大多數都在人類接受范圍內,甚至有不少人認為,靈能者其實也就是普通人,無非是自帶噴火器、空調、剪刀或者什么亂七八糟的——但有這些能力有什么用呢,去超市買菜用得上嗎?

    甚至網上有一些視頻UP,專門就是搜集靈能者視頻,然后自己借助工具,模仿重現靈能者的效果,宛如一種靈能cosplay。譬如靈能者手掌噴火,UP主就將微型噴火器綁在手臂上,噴起火來甚至更炫酷。

    新聞里也時常彈出專家點評,表明靈能只是一種新穎的生產力,代表另外一種科學體系,絕大多數靈能者也就是多了一種天賦的普通人,甚至這種天賦還很可能派不上用場。如果說治愈靈能是鋼琴圍棋領域的天賦,那么噴火靈能就只是翻花繩領域的天賦了。

    至于靈能犯罪,倒是發生過幾次,但很快就被公安民警逮捕歸案,通告全網,表明在天網檢查系統下,用靈能作案跟用菜刀作案沒有任何區別。

    游竹笑聽媽媽說,現在公安局的工作重點就是靈能犯罪,凡是發現靈能犯罪就傾盡資源不惜一切偵破,堪稱是靈能嚴打行動,務求打破靈能者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平湖之下,已有暗流。

    奈瑟社、天魔、符文成就……就算不提外部威脅,光是人類會逐漸發現如何獲取其他符文,就會慢慢掀起時代浪潮。

    就連游竹笑也能想到,如果一個人擁有復數符文,所產生的效果絕對是指數級增長,到時候靈能者與普通人的平衡就會被打破。

    要想阻止因此發生的社會動蕩,要么鎖住所有靈能者,要么……將所有人變成靈能者。前者能挽留現在,后者能創造未來。

    ‘游竹笑啊游竹笑,地球的未來,現在就掌握在你手上了!’

    游竹笑為自己打氣,大步回到宿舍,發現宿舍里的人都在學習。

    “?怎么都在學習?”

    “下周一大物小測,”躺坐在床上的長發女生說道:“上周五說的。”

    “上周五我不在學校,我不知道啊!”

    正在看PPT的短發女生說道:“那你也可以下周一不在學校,那就不用小測了。”

    游竹笑連忙走到短發女生后面,哀求道:“學霸學霸,你肯定有小測范圍的復習資料吧?”

    “沒有,學習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我不會搞臨時抱佛腳的突擊學習。”短發女生提了提眼鏡:“你可以試試對老師說,‘我因為成為靈能者而沒時間學習’,說不定老師會給你合格的平時分。”

    出現了,陰陽怪氣大學婊,游竹笑心想。

    游竹笑轉過頭,問床上躺坐的長發女生:“班長班長,你有沒有……”

    “嗯,我自己沒有準備,但你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問問其他學長和同學。”長發女生平靜說道:“他們應該愿意分享給我……喂?”

    話沒說完,長發女生手機就震動響起,她接通后掩住嘴巴,輕聲對話:“嗯,我已經回到宿舍,謝謝學長關心。哈哈,今天的聯誼這么成功才不是因為我呢,多虧學長你在控場……”

    出現了,人見人愛白蓮花,游竹笑心想。

    這時候一直沒說話,酒紅發色的女生說道:“竹子,我這里有我整理的復習資料,你要嗎?”

    “太感謝你了!”

    游竹笑高興地答謝一聲,旋即看見酒紅發女生的桌面上放著一包三只松鼠的開心果。她微微側過頭,瞄到自己放在桌面上的開心果果然不見了。

    出現了,不問自取蹭吃怪,游竹笑心想。

    游竹笑先去換了套衣服,看了看時間,忽然發現宿舍少了點什么:“希路達呢?”

    “又不見了。”酒紅發女生說道:“她這幾天總是會自己溜出去玩,除非我們一直看著,否則關門都關不住——她會從陽臺跳走。不過她第二天餓了就會回來,希路達很聰明的。”

    游竹笑心想也是,便放下心來,說道:“我今晚出去不回來了,不用給我留門。”

    出現了,炫富優越本地人,其他三人心想。

    酒紅發女生隨意問道:“竹子你是回家嗎?星期天還回來嗎?”

    游竹笑穿上外套,珠越夜晚有點冷:“不是,我只是要參加一場聚會,通宵不回來而已。”

    “通宵聚會?你有參加什么社團嗎?”短發女生將視線從PPT上移開,有些疑惑地問道。

    就她們所知,游竹笑大一整整一年都宅在宿舍擼貓,在課堂上睡完覺就回來看電影看綜藝打游戲,又或者回家看電影看綜藝打游戲……就算要參加班級活動,游竹笑也是沉默寡言不起眼的透明人,從來不會主動參加活動。

    像這樣的人,居然要出去通宵?

    “該不會是去跟男生約會?”酒紅發女生提出一個猜想。

    約會!戀愛!

    大家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來,對于脫離高中早戀牢籠,終于可以享受無數詩詞小說里所贊美的青春幻想的大學女生來說,戀愛話題永遠都是不會過時的話題。

    游竹笑早就想好了借口:“最近迷上一款網游,約好幾個朋友一起通宵打游戲而已。”

    眾人紛紛點頭,短發女生說道:“路上小心。”

    酒紅發女生也說道:“記得不要一個人去陰暗的小道,明天早點回來。”

    長發女生也捂住手機說道:“到了記得發個微信到宿舍群,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們。”

    游竹笑擠出一個笑容,點頭說道:“嗯,各位小仙女再見啦。”

    “byebye~”

    她們四人臉上都是一副文明友好最佳宿舍的模樣,至于內心想什么,就只有她們自己清楚了。

    正如游竹笑嫌學霸陰陽怪氣,嫌班長婊里婊氣,嫌熱心舍友蹭吃蹭喝蹭紙巾,其他人也嫌棄游竹笑老是回家——對于她們這些一學期只能回幾次家的學生來說,游竹笑這種每周回一趟家大吃大喝的本地人簡直自帶嘲諷。

    更別提游竹笑還很富,用好的吃好的擦屁屁也用最好的,整個大一就吃了幾次飯堂,然后就一直點外賣了!

    而且游竹笑這人說得好聽是口直心快,說得不好聽就是情商低,她偶爾會露出些許白富美的優越感,更是讓大家暗暗記在本子里,不停地在只有她們三人的宿舍群里吐槽。

    順帶一提,游竹笑也有四個宿舍群,一個是四人群,三個是三人群。

    反倒是游竹笑覺醒靈能這件事,在宿舍里并沒有掀起太大波瀾。這事對三位舍友的沖擊力,還不如游竹笑換了一條最新的蘋果手表——有沒有搞錯啊,一出新的就換表,太富富了!

    ……

    ……

    走出校門,來到離學校最近的一間連鎖酒店,游竹笑發現還有半小時才到9點,心里松了口氣。

    隊長叮囑過她們,最好在私密空間里參加奈瑟社的聚會,所以游竹笑才會來酒店。

    游竹笑非要回學校上課,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一直申請回學校上課,并非是思念校園生活,更多的是為了遠離父母——自從將‘超限’符文情報交給媽媽后,游竹笑就感覺媽媽對自己的關注度明顯上升,夜晚有時候會主動找自己一起睡覺。

    萬一她參加聚會在外面打天魔的時候,媽媽跑進來怎么辦?

    同理可得,她也不能在宿舍參加聚會。

    萬一舍友看她躺在床上半個小時不動,懷疑她死了上來推她一把,天知道會不會因此掉線。

    不過,約會,談戀愛……

    想到這里,游竹笑就嘆了口氣——這些日子她除了自家老爸外,就沒見過幾個男的。

    哦,還有隊長。

    但隊長明顯跟貓女有奸情啊,而且這個年齡差好像有點大……

    哦,還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男生,自稱跟希路達很熟。

    說起來,自從天魔襲擊那天只后,就再沒見過那個男生了,也沒有任何聯絡方式。

    可能以后也不會遇到了,畢竟珠越市這么大,而她又經常不出門。

    不過她還記得那個男生的名字,姓氏罕見,名字也很奇怪,好像叫……

    就在游竹笑思索的時候,她已經走到連鎖酒店門口,與此同時,有一個背著書包的男生也在進入酒店。

    他們兩個下意識看了一眼對方,同時停住腳步。

    游竹笑:“……茶修?”

    茶修:“……晚上好,游竹笑小姐。”

    書包里的希路達:「鏟屎的!?」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