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第一神 > 第494章 千秋無絕色

第494章 千秋無絕色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oxyfddf.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天,李天命從別的通道,再次回到了那座球形地宮。

    “我上次和小風分開的通道是?”

    李天命找了一下。

    他想看看,夜凌風回來了沒有,他已經有些時候,沒轉回這里來了。

    他找到那條通道,來到了夜凌風留言的位置。

    本來沒抱著什么希望,但是剛上來,忽然看到這里滿地都是尸體!

    有人的,也有伴生獸的,一共八個人,十幾頭伴生獸。

    他們的死狀很奇怪!

    雖然身體也有血痕,有的被洞穿,但是基本上不管是人還是伴生獸,都瞪大了眼睛,死前顯得十分恐懼。

    “都不是十方道宮的人。”李天命松了口氣,他就擔心白小竹他們。

    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他們的生死。

    就在這時候——

    他看到上墻壁上多了一行字!

    “天命哥,我回來了,在這里等你。”

    李天命笑了。

    “小風說,那個怪物聽他的話,這些人,會不會就是他和那個怪物殺的?”

    “那個怪物,會是‘封閉宮殿’逃出去的那個么?”

    當時交錯而過,它和東陽風塵打了一陣子,然后遇上了夜凌風?

    “應該是這樣。”

    “既然如此,我就在這里等小風。”

    李天命心想。

    “走!”就在這時候,姜妃欞的聲音變化,強勢命令李天命。

    ‘那個人’,又出現了!

    “為什么?”李天命淡淡道。

    說實話,他非常珍惜,每一次和這個人說話的機會,她基本上不搭理自己。

    “讓你走!”她冷漠道。

    “我在這里等一個兄弟,頂多一兩天,他不會走遠,不耽誤收集血球的時間,就剩下三個了。”李天命道。

    “我命令你,走。”她語氣更森冷了。

    李天命正想問出一個理由來,忽然,遠處傳來了腳步聲音。

    “天命哥,是你嗎?”人還沒到,夜凌風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對!小風。”李天命笑了一下,再對她道:“我說了,不耽誤你時間,我兄弟已經來了。”

    夜凌風聽到他的聲音,正往這邊來,李天命正準備過去和他匯合。

    陡然!

    姜妃欞從他身上出來,她白色的雙眼無比森冷,證明她現在是‘那個人!

    她嚴肅看著李天命,道:“立刻帶我走,否則,我殺了她!!”

    李天命心里一震。

    這是她到目前為止,最激動的一次。

    不管是誰,在激動的時候,總是容易說出不經過思考的話。

    比如上次的黃梓婷。

    立刻帶我走?

    帶?

    這說明,她在這墓葬之中,行動未必方便。

    甚至,很不方便,只能局限在姜妃欞身上。

    我?

    她現在以姜妃欞的身體出現,卻自稱我,而不是‘帶她走’,是什么意思?

    那一瞬間,他的腦子里轉了很多。

    最關鍵的一點是——

    她為什么急著要走?

    很顯然,她怕某種東西的到來。

    不應該是夜凌風,因為夜凌風此前一直都在李天命身邊。

    那么,就是那個怪物?

    “這絕對是唯一的生機,最好的機會!”李天命心里瞬間反應。

    他知道,這肯定會有風險。

    但是,錯過這個機會,很可能還要繼續讓這家伙擺布,誰知道下場會如何?

    未知,才是她帶來的最大恐懼!

    當知道‘這個人’,竟然怕那個怪物后,李天命想做一次冒險。

    上次東陽風塵在的時候,她和這個怪物,交錯而過,沒見她害怕,顯然是因為安全了。

    但現在,她真的表現出了畏懼!

    此刻——

    李天命所表現出來的,就是楞了一下。

    她二話不說,直接伸手,再次想掐死姜妃欞。

    她用這種決然的方式,威脅李天命,更證明了她心里的恐懼。

    “走!”一時間,血痕出現,姜妃欞臉色扭曲。

    呼!

    李天命直接伸手,拉開了姜妃欞的手。

    這個過程很自然,因為上次,他就拉開過一次。

    那一次,他就發現,她以姜妃欞的身體來威脅,可姜妃欞一點力氣都沒有啊。

    這種威脅,只要李天命在身邊,基本上無效。

    李天命雖然不能一輩子就盯著她,阻止她‘自殺’,但是在這神葬內這段時間,一整天盯著又何妨?

    “你找死!”她好像怒了。

    這讓李天命更確信,她有弱點。

    他心里很冷靜在想:

    “第一,她怕那個怪物。”

    “第二,她也不能,隨隨便便就殺了欞兒!”

    甚至——

    還有第三!

    那就是:她和姜妃欞之間,存在一些聯系。

    說不定,她根本就不能隨便殺死她,除非魚死網破!

    不進神葬,怕她魚死網破,可現在于神葬內,她明顯接近實現自己的目的,怎會用魚死網破來放棄?

    “別啊,我都聽你的。不過是帶上小風一起走,你至于嗎?”李天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拉開姜妃欞的手道。

    就在這時候,夜凌風已經看到他們了。

    吼!

    在其身后,一個三頭六臂,渾身灰色鱗甲,青面獠牙的怪物沖了出來,一下就盯上了姜妃欞。

    “我要殺了你!!!”

    它三個腦袋,發出一聲低吼,轟然而來。

    這一句話,讓李天命真正意識到,他在這墓葬內聽到的每一句‘我要殺了你’,似乎都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他身上的姜妃欞說的。

    更是,對‘這個人’說的!

    “她和上古神葬,到底是什么關系?”

    這一次,恰巧遇到夜凌風和那怪物,李天命當即決定,裝瘋賣傻,賭這一次!

    他想看看,她會如何反應?

    當那怪物沖上來的時候,她那白色的眼眸里,有了一種危險的,被觸怒的的神情!

    然后——

    她森冷一笑,道:“算了,本想等你湊齊九個‘魂仆’看看,‘魔城’會給你帶來什么造化,你卻給我耍心眼,那就直接干正事吧!”

    這句話的信息量很大!

    魂仆和魔城,都是名詞,指的應該是血球和神葬。

    關鍵在于——

    她讓李天命收集‘魂仆’,竟然不是正事。

    那么,她要做的正事,是什么?

    很顯然,那就是她讓姜妃欞‘回墓葬’的原因!

    轟隆隆!

    就在這時候,震撼的事情發生了。

    上古神葬在震動。

    然后,李天命腳下大片的青磚,忽然一空!

    這說明,她和神葬關系奇怪,但她卻能掌控這神葬的變化。

    李天命腳下一空,她則直接操縱姜妃欞的身體,附靈在李天命身上!

    緊接著,天花板上穿出一根巨大的石柱,直接頂在了李天命的頭頂上,將他壓進了腳下的深淵之中!

    “小風!!”李天命喊了一聲。

    轟轟!

    在這電石火光之間,夜凌風身邊的怪物陡然化作一陣黑色風暴,卷起夜凌風,撞進深淵。

    下一個瞬間,他們一起被頭頂上的柱子,一直往下面頂進去!

    “你身邊那是什么?”下落的時候,李天命大聲問。

    “它叫魂魔!”

    話音剛落下,他們一起狠狠的砸在地上,李天命噴出一口血,渾身骨骼差點散架。

    他忍著痛苦站了起來,這是一個漆黑的空間,在他們進來的一刻,四周徹底閃亮起來。

    李天命眼睛一掃而過,發現這是一座巨大的地宮,仿佛建造在這神葬底部。

    在他這個位置上,往前方看去,一眼就能看到,那個方向,有一個高大而古老的青色祭壇!

    “天命哥,小心!”

    李天命剛看到祭壇,背后就有一個巨大的陰影出現,原來是那魂魔盯上了他,那三頭六臂,直接砸了上來。

    轟!

    李天命一閃避,發現這魂魔的爪子,在地上撕裂出了深深的爪痕。

    很顯然,魂魔的強度,似乎并沒有可怕到什么程度,但是,它的爪子卻能達到東皇劍一樣的效果。

    “別動他!”夜凌風跳到它的頭上,按住了它的腦袋,那暴躁的魂魔,這才安穩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

    一道光影從李天命的身體里沖出來,朝著青色祭壇上飛去!

    那好像是一對天之翼,乃是姜妃欞所化!

    “別走!”

    李天命轉身追上,渾身卻瞬間陷入泥沼之中,這是時間場。

    緊接著,他又撞在空間墻上!

    姜妃欞飛走的速度不算太快,但是這種阻攔的手段,實在難受。

    “放開它!”李天命急中生智,連忙對夜凌風說。

    這一切都在電石火光之間,他所做的一切,都事關姜妃欞的生死。

    “我要殺了你!!”

    魂魔這次果然沖向姜妃欞,似乎非常痛恨她!

    在它經過的時候,李天命手里一條‘電魔九節鏈’甩出去,糾纏住了魂魔的一條胳膊!

    砰砰砰!

    魂魔帶著李天命,撞碎了好多空間墻,迅速的逼近姜妃欞化作的天之翼。

    “攔住她!”

    那一刻,李天命感覺前面的‘那個人’,她很暴躁!

    但,她更怕魂魔!

    所以,她拼盡全力往那邊跑。

    幸好方才神葬變化,魂魔跟了進來!

    呼呼!

    就在這一刻,他們都來到了祭壇之前!

    李天命被吊著甩了起來。

    驚鴻之間,他朝著祭壇上看了一眼,瞬間呆滯,整個人幾乎無法呼吸。

    他看到了!

    看得清清楚楚!

    祭壇上正中央,有著一個古老的水晶棺。

    水晶棺里,有著一個驚艷眾生的絕色女子。

    她身穿著白紗白裙,閉著眼睛,雙手放在腹部,安靜的躺在其中,時間悠悠十萬年而過,似乎都沒有在她的血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一如深谷中的幽蘭,亭亭玉立,熠熠生輝。鳳眼半彎藏琥珀,朱唇一顆點櫻桃。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這樣的女子,可以說是: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下人!

    但,真正讓李天命頭皮發麻的是——

    他見過她!

    他更和她朝夕相處,許下過生死與共的誓言。

    她,

    是姜妃欞!!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